破天神针在得到了黄天的全部力量之后,也不知

日期:2019-11-07编辑作者:修仙

妖皇的被封使得妖域大军气势低落,同时也使得水麒麟等人大为惊慌。为了救回妖皇,水麒麟指挥着黑煞虎王与三眼龙狼疯狂进攻,自己则将那列日龙枪取到手,借邪兵之力催动体内真元,使其真元狂升,很快就突破龟灵尊者与凌云天剑的防线,出现在妖皇身旁。 看着妖域拼死营救,云虚上人问道:“此刻终于将裂天封印,我们是不是马上带着他离开,以后再想办法消灭他?” 白光微微摇头,叹洗道:“来时,天尊曾言,如果消灭不了他就只有封印他。可一旦封印了他之后就不能再动他,不然我们的封印就会自行解开,那时候又是麻烦之事。” 脸色一变,云虚上人道:“如此说来,我们不是拿他没有办法?” 白光迟疑了一下,沉声道:“的确如此,不过我们可以借此消灭一些妖域的其他高手,那样的话,以后至少在几百年内,妖域是无法威胁到人间的。”众人一听有理,便纷纷行动,如此激烈的交战又一次展开。 半空,少女白如霜看着裂天,在伤心了许久之后,神色渐渐平静了下来。 淡淡一笑,白如霜道:“最后一笑,希望你能永远不忘。此时此刻,我知道你已经无法开口了,但我也明白,你其实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自相遇以来,你从不曾问我来自何方,现在我告诉你,我来自人间。 白如霜是白家的第十七代子孙,然而在白家的第十三代子孙中出了一个杰出的天才,他就是白光。他以聪明绝顶的智慧修仙炼道,最终突破生命极限,飞升入了九天虚无界,从此世上逍遥。我是他的曾孙,自幼就被他培育教导,他教我法诀助我修炼,可最后他给了我一个任务,一个为天下安危而牺牲小我的任务。 今天我来了,为了曾祖的嘱咐,为了天下的安定,我违背了自己的良心,做下了令我一生悔恨的憾事。我也曾挣扎,也曾迷惘,只是有些事情明知道心碎,却也不得不为。 你一生的梦碎了,因我而碎了,我一生的情断了,因你而断的。你一生的荣耀去了,我今生的心也死了。如此,就让我们在下一世,下下世,甚至永生永世中再续那段未完的梦吧。今生你恨吧,来生我会百倍的回报。记住了,即使千年也不能遗忘。” 声音散了,散于清风里,散于日光下。只是伴随着这声音流逝的,还有那一缕心香与一道芳魂。 半空中,少女白如霜美丽的脸上突然苍白如雪,嘴角溢出的鲜血像一串血色的翡翠,震撼着妖皇。身影在风中飘荡,像沉睡的白雪公主,轻轻的,慢慢的闭上了那双动人的心窗。 无声的狂吼发自裂天的口中,无尽的心碎出现在他的脸上。如果说先前他对少女还多少有些恨意,那么这一刻,所有的恨都远去了,剩下的只是无尽的爱,无尽的惋惜与沧桑。一段情就这样去了,他们之间的故事像风中的花朵,美丽却又短暂啊。 寂静中,陆云品味着裂天的心伤。对于他们之间的感情,陆云觉得有些苦涩,至少这样的结局,恨是少不了的,可更多的是爱、是惋惜、是沉痛、是不甘啊。 如果白如霜不说这最后的一段话,陆云觉得妖皇一定会好受一些,因为他还可以有恨。只是少女的话一出口,裂天便连恨也没了。这何常不是更大的打击呢? 混乱的场面裂天无心在意,他完全沉浸在无尽的悲伤之中,直到许久之后,水麒麟玄夜突然出现在他眼前,他才猛然清醒过来。微微扫了一眼四周,此刻的情形对妖域极为不利,黑煞虎王与三样龙狼已经完全陷入困境,水麒麟则因为龙枪在手威力倍增,才突破敌人的防线,冲到了他的身旁。 一手提着裂天的身体,水麒麟一边舞动着龙枪抵御,一边发出撤退的暗号。妖域大军在得知情况之后都奋力反击,牢牢的将他护在其中,迅速朝外撤离。 对此,白光等高手虽然极为恼怒,但妖域大军数量众多且都有变身之力,非轻易可以对付,他们也只得尽力厮杀,能铲除多少算多少。 离开了摩天岭,妖皇裂天在水麒麟玄夜的带领下,迅速赶往妖域。至于黑煞虎王与三眼龙狼,由于玄夜走得匆忙,所以陆云并不知道他们最终的情况。 回到妖域,玄夜第一件事就是想着怎么解开妖皇身上的封印,以便他恢复实力再创辉煌。然而对于水麒麟玄夜来讲,他虽然修为精深,但毕竟属于妖类,对人间的法诀十分陌生,根本无法解开这佛、魔、鬼、道四诀封印。 为此,他尝试了许多方法,可到头来无一成功,最后他只得将妖皇裂天连同裂日龙枪,一并安置在当初得到龙枪的神秘古洞里,自己则一直守护在外。 无尽的黑暗中出现了一丝亮光,沉睡在妖皇裂天意识深处的陆云这才苏醒过来。透过裂天的双眼,陆云观察着四周的环境,他发现这竟然是一处无比神秘的领域,有着令人震撼的地方。 亮光从最初的柔和变得强烈,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浩瀚星空,无数奇形怪状的石峰凌空飘浮,各自依照着一定的规律移动。眼前,交错飞舞的石峰不时闪烁着或明或暗的光芒,配合这神秘空间内一些固定不动的星星,组成一道五光十色的绚丽风光。 观查中,陆云突然发现一样熟悉之物,那便是妖皇裂天的兵器——裂日龙枪。龙枪就插在一座通体五彩斑斓的石峰上,以缓慢的速度围绕着妖皇的身体旋转。 思索着眼前的一切,陆云试图从妖皇的意识里提取关于这里的情况,可结果却出乎意。原来妖皇裂天自从进入这神秘空间后,他的意识就处于了自我封闭的状态。陆云虽然寄存于他的体内,却也无法强行开启他的记忆之门,故而只得自己思考。 浩瀚的时空中,时间显得漫长。陆云在观察了一阵后,惊奇的感觉就淡了,心里反而想着此刻自己应该怎么是好。自从进入裂天的身体,陆云就有种穿越时空的缥缈之感。对于妖皇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他虽然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去观察,但那真实的感觉却与发生在自己身上一般无二。 想想这段经历,前后似乎并没有多少时间,但它却是一段人生,是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为此,陆云多少有些感触,多少有些感伤。真可谓人生奇妙,世事难料,如此之事也被他遇上了,还有何话可讲? 妖域之行对于陆云而言是一场奇妙的经历,虽然他的意识至今都还停留在妖皇的身体内,但他却从中知道了许多事情。对于妖皇的一生,他觉得有些不平,因为他从妖皇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虽然中间有众多的不同,但两人不服天地的决心却是极其相似,这就使得陆云对妖皇的经历有着潜在的同情心。 目前妖皇被封印了,作为陆云而言,他除了同情外,还有几分帮忙之心,只是他也多少有些犹豫,毕竟妖皇的强大是可怕的。一旦妖皇破解封印,那时候的人间又会是怎样?迷惘是每个人都有的,此时此刻,在想到这个问题时,陆云也有些举棋不定,人间毕竟是他的家乡。 抛开混乱的思绪,陆云不再多想这个问题,而是将精力放在自己身上。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在这没有时光波动的领域里,再要发生什么事情显然是不太可能了。既然如此,故事也就结束了,自己也该回去了。想到回去,陆云首先想到的就是,如何才能离开妖皇的身体,回到自己的本体中去。 试着从他体内分离出来,陆云发觉根本不行,自己一来力量耗尽,没有得到应有的补充,二来妖皇目前的意识封闭,没有开启与外界相连的时空之门,三来就是妖皇身上的封印,似乎连同陆云的意识也一并封在了妖皇体内。如此三重条件限制,陆云自然是想走也走不了。 了解了原因,陆云开始想办法。以他的性格,坐以待毙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管有多困难,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不会放弃。思索中,陆云理清了头绪,要离开就得满足三个条件,第一自己要尽快恢复精力,第二要唤醒妖皇让他把意识之门打开,第三就是如何摆脱封印的束缚。只要完成了这三点,他就可以离开妖皇回归本体。 讲到第一点,陆云仔细的查看了自己的情况。由于此时的他只是一段意识,那所谓的力量其实就是精神力量。这该如何获取呢?仔细想想,以目前的情况不外两条道,第一是自己通过长时间的休息,逐步逐步的恢复,第二就是从妖皇体内获取。

澳洲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白影看着紫影,眼神有些奇怪,劝道:“心须无物,方可成仙,你已经忘了最基本的。这一次不管天剑客进入人间是谁的意思,他去的目的都是一样,为了人间和平,镇压域之三界,同时预防太阴蔽日所带来的灾难。这些你早已知道,为何今天又一次问起呢?” 扭头看着那金殿,紫影轻轻的道:“我是知道,只是我觉得这其中不一样。你或许觉得我今天的情绪有些反常,变得与以往不同。这一点我承认,因为我也感觉到了,并且知道了原因。今天一早,自我从虚无幻壁后来,我就一直在思索。而就是在刚才你出现之前,我想通了一些事情,一些你并不知道的事情。” 哦了一声,白影问:“何事,说来听听,我倒想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你变化如此之大,这可是几百年都不曾出现的。”紫影语气平静,宛如在述说一个故事,声音在身外淡淡的回荡。“第一,如果天剑客去人间是界主的意思,那么我不便多说什么。可如果是凌天的意思,我能说的就是,这一次天剑客的离开,并不像火云与星辉那样,只是自身毁灭那么简单,他所带来的将是虚无界天有史以来最可怕的危险。” 惊呼一声,白影喝道:“紫拙,你此话可要想好了再说,不然到时候尊主追问下来,对你可不好。”紫影淡然置之,继续道:“第二,当年火云之死并非无因,他是因为找到了缘灭,最终两人动手之后,他死于缘灭手下。” “不可能,要是他是死在缘灭手中,我们应该可以查出来,为什么当时一点发现都要没有。再说了,火云比缘灭先入虚无界天超过一百年,修为极端强劲,缘灭要杀掉他也绝非易事。而就算是缘灭真的杀了他,可他为什么不做干净一点,要留下尸体呢?” “此乃我今早自虚无幻壁上所见,应该不会有错。至于你的疑惑,那也很好解释。缘灭的修为如何,这一点我们谁都猜不透,因为他在这里只呆了三年,虽然性格高傲却也不轻易显露,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再有就是,以他孤傲的性格分析,他杀了人后会留下尸体,那充分说明了他有绝对的信心,不会让任何人查出来,这就是他无形中体现出来的一种霸道与狂傲。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虚无界天的确不曾发现。” 沉默了一会,白影赞同的道:“虽是推断,不过也的确有几分道理。还有吗,接着说。”紫影继续:“第三,星辉的死也有古怪,他并非我们想象中死于怒雷之下,而是死在一种十分古怪的灵器之下。至于那灵器是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灵器?这绝对不可能!世上哪有什么灵器可以杀得死得道成仙之人,完全是无稽之谈。”怀疑的看着紫影,白影语气坚定的道。紫影并不在意,接着道:“如果他的对手不需要任何法器就能致星辉于死地,那么你说那敌人用灵器能不能杀得了他?” 白影一愣,被他这话问得哑口无言了。的确,要是对手本身就比星辉强,待杀了他之后再用灵器制造假象,那也是极为可能的。只是这样的人有吗?答案肯定是有,但会那么巧就遇上吗,这就难说了。 见他不言,紫影似乎也明白他在想些什么,平静的道:“我告诉你这些,其实都是次要的,主要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一件我们都不曾想到的事。剑无尘是天剑客的徒孙,也是他选定的人间代表。只是有一点天剑客不知道,那就是剑无尘的灵魂深处,一直隐藏着一段秘密,包括他自己也不知道。 当年火云死前,一丝元神侥幸逃讨,也不知道是缘灭没有察觉,还是他最后突然不忍心,总之火云的一丝元神是逃了。逃了之后,他第一想到的是回虚无界,可惜那时候他太虚弱了,根本无法靠近虚无界天,故而他打算先恢复实力,再图将来。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他运气极差,在游荡人间之时被一落破道人发现,将他当成了一般的魂魄收入了一块玉佩之内,然而以这玉佩欺瞒百姓,想混点酒钱。 就这样,火云辗转人世一晃两百年,最后却落在了剑无尘父亲的手上。剑无尘之父是一介贫穷书生,无意得此玉佩,便将其系于儿子的脖子之上,而他与妻子却路遇强盗双双身亡,仅余剑无尘被天剑院君无悔所救,是故他从小就在天剑院长大。论人品剑无尘的确不凡,但其天姿也并非想象中的好。他能一路顺利修为精进,其实都与他脖子上的玉佩,与其中的火云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而如今,事隔多年之后,火云的元神已经潜入了他的体内,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的性格与发展方向。这也就是为什么剑无尘一向性格冲动的原因,因为当初的火云先天属火,就是冲动的性子。再加上天剑客不知就理,又传他紫华吞日法诀,如此一来火上加油,更是不得了。” 聆听着他的叙述,中途白影一连发出几次惊呼,显得这事让他极为惊讶。待紫影讲述完毕,白影马上追问道:“你这也是在那虚无幻壁上看见的?”紫影点头道:“是的,几乎大致如此,中间有一些我的分析与推断。” 沉思了片刻,白影道:“此事虽然出人意料,不过对我们并无坏处,反而更加有利,你应该高兴才是,为何脸色严肃,想有心事呢?”微微一叹,紫影看了白影一会,担忧的道:“能见火云借剑无尘之身重修仙道,那的确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只是有一点你似乎忘了,上一次天剑客传讯,说那陆云精通佛、魔、鬼、道、儒五派法诀,并经过流星当面证实,陆云正是那缘灭的徒弟。如此一来,他与剑无尘之间,就不仅仅只是比武成恨那么简单,还隐藏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仇恨在里面,所以二人怎么也和不来。” 白影一愣,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关于剑无尘与陆云之间的仇恨,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他们彼此之间注定就有着不可化解的仇恨,那是一种潜意识的存在。换种话说,他们之间的仇恨也就是缘灭与火云之间的一种延续,在两百多年后,新一轮的较量。” 紫影轻轻点头认同,眼神奇异的道:“是啊,新一轮的较量,可事隔两百年后,火云又赢过缘灭吗,似乎没有啊。他就像一个不败的神话,即使延续到下一代,他也一样孤傲天下。”白影不这样认为,只听他道:“话不是这样说,以目前我们知道的情况,剑无尘虽然数次战败,但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而陆云的身份也并不简单,他极为可能就是远古传说中的逆天之子。如果此事属实,那么剑无尘败在他手也就不足为奇了。” 沉思了片刻,白影道:“此事虽然出人意料,不过对我们并无坏处,反而更加有利,你应该高兴才是,为何脸色严肃,想有心事呢?”微微一叹,紫影看了白影一会,担忧的道:“能见火云借剑无尘之身重修仙道,那的确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只是有一点你似乎忘了,上一次天剑客传讯,说那陆云精通佛、魔、鬼、道、儒五派法诀,并经过流星当面证实,陆云正是那缘灭的徒弟。如此一来,他与剑无尘之间,就不仅仅只是比武成恨那么简单,还隐藏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仇恨在里面,所以二人怎么也和不来。” 白影一愣,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关于剑无尘与陆云之间的仇恨,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他们彼此之间注定就有着不可化解的仇恨,那是一种潜意识的存在。换种话说,他们之间的仇恨也就是缘灭与火云之间的一种延续,在两百多年后,新一轮的较量。” 紫影轻轻点头认同,眼神奇异的道:“是啊,新一轮的较量,可事隔两百年后,火云又赢过缘灭吗,似乎没有啊。他就像一个不败的神话,即使延续到下一代,他也一样孤傲天下。”白影不这样认为,只听他道:“话不是这样说,以目前我们知道的情况,剑无尘虽然数次战败,但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而陆云的身份也并不简单,他极为可能就是远古传说中的逆天之子。如果此事属实,那么剑无尘败在他手也就不足为奇了。” “逆天子?何为逆天呢?”反问了一句,紫影突然岔开话题:“天剑客出来了,看样子事情商议得差不多了。”话落,白影回头看去,只见金殿中飞出一道淡紫色的身影,转眼就到了二人面前。“紫拙、白光,你们在聊些什么?”原来这白影就是当年与妖皇一战的白光。 “没什么,闲来无事,随便聊聊。里面怎么样,有什么结果没有?”白光含笑的问道。原来在这九天虚无界里,除了虚无尊主与直系关系外,其他人相互之间是完全平等,不分谁先谁后的。而所谓的直系关系其实指的就是天剑客与凌天二人,他们同出天剑院。 有些事情不说出口你一样知道,何必多问了。记得我先前的问题吗?为什么我变了,而你没有变——”声音渐渐消失了,剩下白光一人留在原位,静静的思考。 良久,白光轻叹一身,转身欲去,可眼前的一道身影却令他一惊。“尊主,你何时来的,我怎么没有注意到?” “我来一会了,紫拙的话我都听到了,你明白为什么他变了而你没有变吗?” 白光有些茫然,语气不肯定的问:“为什么,难道是因为——” “是的,因为他的修为又进了一步,已经在你之上。当年你与妖皇一战心中留下了阴影,一直误你多年,让你修为停止不前,故而一直保持着当年的模样。” “这样?要照这话说来,当初缘灭来此才三年就突然变化,随后离开,这不是代表他还要厉害?” “缘灭与你们不同,我也无法完全看透,故而不在此例。不过他的修为的确比你们都强,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好了,不谈这事了,我来找你是有件事情要你去办。目前的人间地阴天煞同时出世,要找到‘圣龙符’与‘天威令’那显然是极其困难的,然而除了这之外,世上还有两样东西可能对地阴天煞有威胁,一是‘九幽晶焰’,二是‘七海龙珠’。前者据说是一种神奇的火焰,不同与世上任何其它火焰,此焰性属阴却能炼魂化魄,神异非常。后者据说在海域,不在人间。” 轻呼一声,白光心里有些奇怪,此话虚无尊主为何不告诉天剑客,要私下告诉自己呢?没有敢追问原因,他只是顺着他的话道:“尊主之意是让我悄悄入人间去找,只要任得其一都行?” “是的,你了解就好。对于此事一切随缘,你不需要有什么压力,能找到最好,找不到也不要在意,毕竟是否有用目前谁也不知道。” “尊主放心,我这就前往人间,你等我的好消息。”白光说完转身就去,而身后虚无尊主却唤住他,吩咐道:“九幽晶焰的特征是拥有者的手掌心有一道火焰图案。好了,去吧。——白光——” 回身不解的看着虚无尊主,白光问道:“尊主还有什么话要说吗?”虚无尊主明显迟疑了一下,微微叹道:“当年的白如霜已经转世,以后你还会见着她的,只是——算了,你去吧。”白光身体一震,沉默了片刻之后,无声的离去了。 看着他远去的身影,虚无尊主轻叹道:“或许当年的那个方法是错误的,可惜已经收不回了——

有鉴于此,加上形势紧迫,黄天在下了决心之后,迅速将修为提升到极限,以无比坚定的信念,将所有力量加诸在破天神针之上,使其光华万千,宛如五彩神龙,周身散发出一种特殊频率的震动波,不断的朝着四周扩散。 同时,鉴于自身的气息正邪混杂,黄天并没有将元神附加于上,只是以意念崔动神针,集中精力直逼天煞的元神。 关键的一战在神秘莫测的脑域空间展开,黄天的元神以中枢神经为基点,崔动着破天神针直射天煞所在的区域,自己则分出少许意识,关闭中枢神经的通道,以防止天煞趁机偷袭。 完成了这些之后,黄天的元神高度集中,将破天神针的一切动静都清晰的印入脑海,时刻留意着彼此的动静。通过神奇的心灵感应,黄天的元神虽然并没有附加在神针之上,但对于破天神针的情况却是了如指掌。 就目前的情形而言,破天神针在得到了黄天的全部力量之后,可谓强盛到了极限,周身那神圣威严的气息,就宛如一把无坚不摧的光刀,一路上所向披靡,对天煞的元神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然而天煞毕竟强横绝世,虽然先天被其所克,但他仍然以绝强的实力消耗着黄天的修为,打算耗尽他的真元,然后再收拾残局。 这种策略并不高明,但却相当的阴毒,天煞以其深不可测的实力,布下层层防御等待着黄天的进攻,如此看似天煞势微,实则黄天的风光背后正隐藏着绝大的危机。 对此,黄天起初并没有留意,反而满心高兴打算乘胜追击,一鼓作气的将天煞驱逐出去。可随着时间的过去,黄天渐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不管他崔动破天神针突破多少层防御,前面等待着他的永远都是不停重复的防御,他就宛如陷入了一个迷宫,一直被天煞所牵引。 仔细分析,天煞在破天神针的攻击下的确受创不小,只是他本身实力雄厚,这些伤害虽然不小,却还无法动摇他的根本。而黄天不同,他是孤注一掷,赌上了所有希望,因而势头很猛,可后力不足以持久,因此根本无法与天煞长久拖延下去。 想明白了这些,黄天愤怒之极,对于天煞的阴森邪恶,感到无比的仇恨。同时,他也感到有些失落,对自己的命运有种沧桑悲凉之情。 思绪的转变只是转眼间的事情,当黄天平静下来,他马上想到的就是撤离。前进是无穷无尽的阻碍,一旦突破就能胜利,只是他已然明白,这个所谓的胜利,不过是镜花水月,以他目前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完成。为此,他毅然的选择了放弃,意念崔动破天神针,调转了方向以最快的速度返回。 想象中撤离应该是比较顺利的事情,可实际上却出人意料,天煞在之前就已经防备到了黄天的这一招,因而趁着他孤军深入之之际,早早封死了退路。如此一来,黄天的后退与前进其实就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过关斩将,拼死搏击。 怒火在黄天心头熊熊燃起,没有开口,他只是全力崔动神针,拿出十二分精力,以行动来表达自己的不屈。来时的顺利,在此刻变成了回时的阻力,黄天觉得自己就是在浪费精力,一来一返皆是自找麻烦,并将自己置于困境。这些他已经没有时间去生气,他只是集中修为,全力控制神针朝中枢神经飞去。 回程中,破天神针的光芒受到天煞防御力量的影响,正在逐步黯淡,其飞行的速度与突破防御的力度也大为减弱。当破天神针连续穿越二十道防御之后,整个神针光华隐现时明时暗,已然接近崩溃的边沿 这时的黄天心力憔悴,他已经施展出了全部的力量,可惜之前他冲得太猛,这时要返回已经晚了一些。 危险来临,生死逼近,一股不甘浮现在黄天心里。回首往事,辛酸难叙,凄苦的一生,让黄天怒啸天地,内心深处爆发出狂野的怒气。 愤怒足以让人迷失,然而愤怒也常常能爆发出惊人的潜力。这一刻,当死亡临头,希望远去,黄天在满心不甘的情况下,虚弱的元神发出强制性的命令,以微弱的真元配合坚定的意念,硬是让那破天神针光华再现,宛如回光返照疾射而出连破层层阻力。 临危的一击使得黄天摆脱了困境,破天神针一路开道,终于在光华消失之前突破了天煞的阻碍,带着黄天的元神飞回了中枢神经。 返回了自己控制的区域,黄天虚弱的元神迅速将之前留在这里的意识收回本体,这样一来得到了些许的补充,情况稍稍好些。 只是黄天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天煞的元神便夹着强横无匹的实力蜂拥而至,开始抢夺这里的控制权。 神秘的脑域空间里,黄天的元神与天煞的元神正面相对,彼此都散发出仇恨的气息。没有交流,双方只需要感应,便能清楚的掌握对方的情况,因而黄天在震惊之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保存实力以图东山再起。 眼前的情况不言而喻,无论硬拼还是死守,黄天都绝对无法在天煞的攻击下存活,因此他果断决定,在天煞发动的前一刻,虚弱的元神化为一缕金光,窜入了事先找好的那条神经之内,以破天神针守住入口,采取死守的方针。 对于黄天的举动,天煞感到有些可笑。只是当天煞占据了神经中枢,准备收拾黄天那虚弱的元神之时,他才震惊的发现,黄天所在的那一条神经线,竟然对于神经中枢有着极大的影响,可以左右他的情绪,使得他不敢强行胡来。加上破天神针的缘故,天煞虽然实力强横,却也只能将黄天的元神封印在里面,根本无法毁灭他。 为此,天煞恼怒不已,留下一个祸害,让他有些不快。不过天煞也不在意,以他的强大,黄天那微弱的元神,即便能存活下来,也只是苟延残喘,构不成什么威胁。再者,玉华真人也困死其中,对于天煞来说也是一种胜利。 出于这种心理,天煞不再刻意针对黄天,这就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可以存活于中枢神经之内,留意着天煞的动静。 收回了失地并且困住了敌人,天煞不甘之余也有几分得意,目光傲视天下,浑身散发出狂霸之气。天煞峰已然毁灭,然而天煞却丝毫也不在意,目光巡视着武夷仙境,井然一副主宰者的神情。 留意了片刻,天煞背上双翅一展,夹着厉煞之气飞卷四周,在这宁静的武夷山中掀起了一场惊世风暴。当风暴淡去,天煞找了一座最高的山峰,一个人站在山顶傲视群峰,背后的双翅与九尾自动展开,映着日光散发出六色绚光,笼罩在整个武夷仙境。 天煞的回归,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动静。武夷山中,一些修道修仙的生灵在感应到了他的气息后,纷纷潜逃别处另寻安居之地。这些,天煞都清楚,但他没有阻拦,因为在他的心目中,这些只是微不足道的家伙,根本引不起他的兴趣。 很快,一切便恢复了平静。武夷仙境中,天煞整日站在山头,目光遥望着天际,眼神中透露出邪恶而诡异的神情。这样的日子,转眼数天过去,直到太阴蔽日出现,天煞才狂笑飞天,周身爆发出震动天地的气势,使得整个七界都为之震撼,人间高手无不感受到了他的狂霸气息。 太阴现世,邪煞之气遍布乾坤,天煞受其影响,实力恢复到了颠峰状态,浑身爆发出毁灭的气息。静立山头,天煞丑恶的脸上光芒流转,不时的变幻着色彩,给人一种神秘诡异的震撼之感。 看着阴暗的天空,天煞厉声道:“宿世轮回,不变使命,欲灭万法,天地合一。太阴出现,宿命开启,成败得失,只在一心!”震耳的厉啸回荡在群山之间,述说着淡淡的神秘。 天煞的话语,隐藏着某种深意,只是究竟意指何为,除了他恐怕谁也搞不清。 武夷,这曾经的仙境,在这一刻因为天煞的缘故,而逐渐发生变异。当太阴蔽日最猛烈的一刻散去,天煞离开了武夷山脉,就宛如一个从地狱走出来的死神,开始了他的毁灭之旅。 至此,三间七界,九天十地,都随着天煞那移动的脚步,而陷入了一场惊世浩劫。

本文由澳洲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发布于修仙,转载请注明出处:破天神针在得到了黄天的全部力量之后,也不知

关键词:

练少林达摩掌对人体有甚好处,而后贵州少林寺

问题: Louis Cha先生有表明呢? 问题: 找一本书名,主演重生来到明朝当了,天皇,拿了一本柳絮剑法日月神教功夫...

详细>>

但《葵花宝典》能进入金庸武侠的前三吗,我心

问题: 前三个在我看来已经以武入道,我心中的武侠是《九阴真经》的自由、无门派限制,各种武学都可学,杀人无...

详细>>

只剩下一成内力的谢烟客,然后一棍插入士兵眼

问题: 《侠客行》中的武功秘籍《太玄经》是谁创作的? 问题: 石破天和阿青到底谁更厉害? 问题: 金庸笔下有没...

详细>>

金庸的武侠小说就是成人的梦想童话,纵观金庸

问题: 什么样评价Louis Cha的小说《侠客行》? 问题: 张无忌能打过侠客行里的石破天呢? 问题: 何以金庸(Louis...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