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个秘密告诉下一代将要传位的弟子,丘处机

日期:2019-09-04编辑作者:修仙

前些天,首都医学界的一部分人,在白云观开了一个很别致的学术讨论会,研究元代丘处机的养生学。这件事情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丘处机是宋元两代之间的道士,登州栖霞人,后居莱州,自号长春子。元太祖成吉思汗听说他懂得养生修炼的法子,特派札八儿、刘仲禄两个使者去请他。丘处机率领十八名徒弟,走了一万多里路,到达雪山,朝见成吉思汗于西征的营帐中。
  他们当时谈话的主要内容,据《元史》中的《释老传》、明代陶宗仪的《辍耕录》等所载,大概是这样的:
  “处机每言,欲一天下者,必在乎不嗜杀人。及问为治之方,则对以敬天爱民为本。问长生久视之道,则告以清心寡欲为要。”
  看来所谓养生学的纲领,恐怕就在于清心寡欲这四个字。
  讲养生之道倒也罢了,成吉思汗却又下诏:“赐丘处机神仙号,爵大宗师,掌管天下道教。”这样一来,养生学却披上了宗教的色彩,反而逐渐失去了养生学的真义。以致后人只知有道教,而不知有养生学。丘处机自己也成了道教的一个首领,而不是什么养生学家。
  在道教中,丘处机当然是很有势力的一个宗派。据明代都印的《三余赘笔》记载:“道家有南北二宗。其南宗者谓自东华少阳君,得老聃之道……其北宗者谓吕岩授金王嘉,嘉授七弟子,其一丘处机……。”显然,过去人们都只晓得丘处机是道教中的一个教派,有谁去理会他讲的什么养生学呢?
  其实,要讲养生学,光是清心寡欲恐怕还不够,应该有更好的方法才是。
  什么是更好的方法呢?是不是要修炼成仙呢?回答决不是这样。修炼成仙本是道家的想法,丘处机的教派也未尝没有这种想法。但其结果总不免事与愿违。
  比较起来,我觉得儒家主张“以自然之道,养自然之生”似乎更好一些。儒家的这种主张与道家修仙的说法,应该看到是有原则区别的。
  早在宋代,欧阳修就曾因为不满于当时一般道士对养生学的曲解,特地把魏晋间道士养生之书——《黄庭经》做了一番删正,并且写了一篇《删正黄庭经序》。在这篇序里,他一开头就反对修仙之说。他写道:
  “无仙子者,不知为何人也,无姓名,无爵里,世莫得而名之。其自号为无仙子者,以警世人之学仙者也。”
  接着,他阐述一种道理,就是说:
  “自古有道无仙,而后世之人,知有道而不得其道;不知无仙而妄学仙。此我之所哀也。道者,自然之道也。生而必死,亦自然之理也。以自然之道,养自然之生,不自戕贼夭阏,而尽其天年,此自古圣智之所同也。”
  欧阳修还举了实际例子以证明他的论点。虽然他举的例子中有的并非事实,但是,我们无妨用更多的实例去代替它,不能因为他以传说为事实就否定他的全部看法。他举例说:“禹走天下,乘四载,治百川,可谓劳其形矣,而寿百年。颜子萧然卧于陋巷,箪食瓢饮,外不诱于物,内不动于心,可谓至乐矣,而年不及三十。斯二人者,皆古之仁人也。劳其形者长年,安其乐者短命。……此所谓以自然之道,养自然之生。”
  这一段议论很好。如果用别的事实代替大禹的例子,就更好。我们实际上可以举出无数事例,来证明欧阳修的论点。有许多劳动人民,如山区的老农,长期从事田野劳动,年纪很大,身体与青年人一样健康。不久以前,报纸消息说,苏联有许多百岁以上的老人,也都是勤劳的农民。这些都是有力的证据。
  因此,讲养生学的人,在研究丘处机的同时,我想无妨把研究的范围更加扩大一些,多多地收集元代以前和以后各个时期、各派和各家有关养生的学说,加以全面的研究。这样做,收获可能更大。

  ‘好吧,’兽神淡淡一笑,转过了身子,脸上的倦容似乎又深了一些,道:‘你到这里是所为何事,是为了杀我么?’

    青云山下。

  

  鬼厉摇了摇头。

    天高云淡,站在山脚之下仰首看去,只见得蔚蓝一片,徐徐微风吹来,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兽神倒是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失笑道:‘想不到竟还有人不想杀我的,我倒是没有料到。这数月来,用你们这些人类的话来说,我荼毒天下,浩劫苍生,本是罪该万死的人,你却怎会不想杀我?’

    陆雪琪看了好一会,周围无人,自然也不会有人发觉这僻静山脚下,有这么一个美丽女子静静看天。清风吹来,她披肩的秀发轻轻飘动,掠过她略显得清瘦的脸庞。

  鬼厉默然,看着兽神,兽神也望着他,两个男人之间,那团火焰正静静燃烧,同时倒映在他们的眼眸之中。

    水月大师的临行叮嘱,不绝回响在她的耳旁:

  ‘我应该想杀你么?’

    “当年从道玄师兄和万师兄的对话里,我们知道原来历代青云门掌教真人,都会在自己还算清醒的时候,将这个秘密告诉下一代将要传位的弟子,而历代祖师传下的遗命,便是为了青云门的声誉和天下苍生,为了免造更多的杀孽,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传位弟子可以弑师。。。。。。”

  ‘不应该么?’

    “今次道玄师兄不知为何,竟然没有告诉萧逸才这个秘密,以我推想,不外乎两个原因,其一:道玄师兄在下定决心告诉萧逸才这个秘密之前,已然被诛仙古剑之魔灵反噬;其二,便是道玄师兄自恃道行深厚,特别是十年前一场激战,他动用了诛仙剑阵但并未见心魔反噬,故而以为这次也可以抵挡过去,待到真正魔灵反噬其身的时候,已经迟了。”

  沉默了很久,很久……

    “只是虽然变故如此,但我们身为青云子弟,无论如何不能置身事外,田不易失踪,苏师妹方寸大乱,只有我来做此危难决断。只盼一片都在山上结束,你也不必参予其中,但若是果真竟在山下发现了他们,你也当尽心担此大任,青云历代祖师有灵,必然会庇护你我师徒二人的!”

  ‘或许吧!’鬼厉的脸上,忽然现出很复杂的神情,有那么几分追忆,几分痛楚,还有几分隐约的迷惘。面对着这个世间最凶恶的魔头妖孽,他却似乎能完全放开了心怀,全然没有在其他人面前的那种漠然自闭。

    陆雪琪缓缓睁开眼睛,深深呼吸。

  ‘换了是在十年之前,我定然全心全意要为了天下苍生除害,纵然知道我力有不逮,但终究也不能后退半步。可是现在……’

    转过头眺望,背后那片巍峨山川,俊秀挺拔,远山起伏含黛,近看危岩突兀,处处都是风姿,在在皆为风景。

  兽神盯着他,追问道:‘可是?’

    高耸入云,凌绝天下。

  鬼厉脸上的迷惘之色更重,缓缓道:‘我只是突然觉得,这天下苍生,与我又有何干系?我毕生心愿,原只是想好好平凡过一辈子罢了,我不要学道,不要修仙,甚至连长生不老我也不想要的。’

    是为青云!

  兽神脸上的神情,突然也变了,他的眼神从隐隐的讥笑变成了庄重,甚至其中竟带了几分与鬼厉隐隐相似的迷惘,仿佛是什么,触动了他深心里的某处。

    她嘴角边,慢慢的浮现出一丝淡淡而温暖的笑意,这片山脉,终究是养育了她长大成人的地方,有她尊敬的师长,亲密的师姐师妹,还有曾经拥有的。。。。。。回忆。

  他忽然道:‘那你究竟想要什么?’

    她转身,迈步而去,白衣正如雪,飘飘而动,天地如许之大,苍穹无限,纵然是绝世容颜,盖世英雄,也许只不过还是沧海一粟罢。

  鬼厉漠然一笑,慢慢抬头仰望上空,只是那里却只是这古老洞穴里深沉的黑暗,没有一丝光亮,他道:‘我不知道,有时候我也曾想过,或许能够回到十年之前,我在大竹峰上的日子?又或许,我梦想干脆回到儿时,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只是,’他低低苦笑一声,道:‘这中间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我又怎能割舍忘却?’

    ※※※

  兽神沉默了片刻,道:‘你后悔了么?’

    说来,也还是第一次,受了师长之命下山而来,却没有任何明确的地方可以去。虽然身负重责大任,可是却不知道到底该去何处完成这个任务,想想倒有几分可笑。

  鬼厉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他重新看向兽神,望着火焰光芒背后那双眼睛,摇了摇头。

    天琊安静地握在手间,却没有熟悉的感觉,应该说早已成了身体的一部分了罢,淡淡的蓝色光辉,也已收敛在剑鞘之内。一人一剑,信步走来。

  兽神冷笑一声,道:‘以你说来,你半生坎坷,伤心往事颇多,但此番我问你,你却又不后悔,这又怎么说?’

    该向何处去呢?

  鬼厉道:‘我半生坎坷,却多不由我。我欲平凡度日,却卷入佛道之争;我欲安心修行,却成了妖魔邪道;我愿真心对人,却不料种错情根,待我明白了真心待我是谁的时候……’

    天地如许之大!

  他的脸,慢慢现出凄凉之色,终究也没有再说下去,半晌之后,他才低声道:‘后悔?我怎么能后悔,我后悔又有什么用……’

    眼前是一条三岔路口,陆雪琪停下了脚步,倒并非她不识路,青云门弟子之中,她算是下山较为频繁的人了,眼前一条平坦大路,她也走过了无数次,正是青云山向外最便捷的路途,直接通往青云山下最大的城镇河阳城。

  兽神默默看着站在那里的那个男子,十年岁月,似乎并没有在他容颜上刻画出多少沧桑痕迹,只是他站在那里的身影,却显得那般疲惫。兽神甚至忍不住开始想像,那个十年之前的少年,却又是怎样的一种生活。

    而另外一条岔路,看去荒废了许久了,野草横生,也只有岔路口附近的一段依稀可见,远望进去,更远的地方早已被荒草淹没了。

  两个男人之间,陷入了沉默,仿佛他们都不知不觉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之中。

    其实这种小径山路,从青云山上下来不知有多少,有许多小径都是生活在青云山脚下附近村庄的村民们,为了生计上山砍柴或是采摘野果走出来的,也有很多的路,由于种种原因,年深月久,便也成了这番荒废模样。

  每个人的一生,过往的往事,又有多少值得我们追忆的呢?

    这条路,谁又知道通向何处,又有谁会记得,有什么人曾经走过呢?

  十年?百年?千年……

    陆雪琪微微摇头,在心中苦笑了一下,从南疆回来之后,与那个人分离至今,她的心境,真的已经改变了许多。

  还是终究要在时光中慢慢消磨,默默逝去?

    她轻轻甩了甩头,想要将这念头抛开,便要重新走上大路而去。这时,从大路那头走过来三三两两的村民,有老有少,看衣衫服饰,多是带了斧子麻绳和扁担,看来都是附近村庄里要上山砍柴的樵夫。

  兽神默然想着,脸上的疲倦之色更重了,他的眼神,慢慢的移到那个古老洞穴的洞口方向,隔着无尽的黑暗,在遥远地方,还有个人影孤独伫立在那里吧?

    走到近处,这些樵夫看到陆雪琪,一个个都侧身让开,面上露出尊敬的神情,青云门弟子在这方圆数百里内,原本就被人尊崇,何况陆雪琪绝世容颜,飘然若仙,更是令人不敢逼视。

  这样的一生,却又是怎样的一生?

    陆雪琪站住脚步,向他们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了礼,然后便打算离开,就在此刻,忽然其中一位看去已经头发发白但精神仍然矍铄的老樵夫,似乎很是热心的样子,呵呵笑道:“姑娘,你是不认识路么?”

  他忽然向鬼厉问道:‘你说,活着是为了什么?’

    陆雪琪身子微微一顿,停了下来,目光流转,看了那老樵夫一眼,迟疑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只是还未等她说话,那个热心的老樵夫已然说道:“我知道你们这些青云门的修仙人厉害,许多时候都是飞来飞去的,不过要说这脚下的路嘛,有的时候反而没我们这些乡下人熟悉哦。”

  ‘活着是为了什么?……’鬼厉低低默诵了一遍,默然半晌,抬头道:‘我不知道,只是我这一生,仿佛都是为了别人活着的。’

    旁边的几个樵夫闻言,都笑了起来,陆雪琪看着他们和善的脸庞,不知怎么心中忽地一阵暖和,本来要迈出的脚步,也再一次停了下来。

  兽神怔了一下,自言自语:‘为了别人而活,那我呢!我又是为了谁而活?’

    老樵夫呵呵笑道:“你前面那条大路,是通往南边的河阳城的,那里是附近百里内最热闹的地方,你到了那边,再想去其他地方也容易的多。”说着,他又一指那条废弃的小径,道:“那条路你就别去了,好多年前也是个热闹的村子,不过现在都毁了,没人了。”

  鬼厉略感意外,显然没有想到兽神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随即,他却又皱了皱眉,显然回想起刚才自己的言辞,感觉有些意外,怎会这般说话出来。

    陆雪琪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了,多谢老丈。”

  定了定神之后,鬼厉的脸上重新回复了平静,似乎刚才那一瞬间闪过的软弱,已经消失不见,从来不曾在他身上存在过一样。他深深看着兽神,道:‘我今日来此,并非为了杀你。’

    老樵夫挥了挥手,呵呵笑了两声,和其他人继续向着青云山上走去,同时旁边有一个岁数稍微比他年轻些的樵夫叹息了一声,道:“本来那个村子里有个庙,听说挺灵的,十多年前我和老伴去了那里拜菩萨求子,结果果然有了,可惜现在也没了啊。”

  兽神似乎仍然有些心不在焉,想着些什么,口中淡淡地应了一句,道:‘哦,那你来这里是为了何事?’

    老樵夫点头道:“是啊,我也记得,那庙没了真是可惜了。。。。。。”

  鬼厉一指他身边趴在地上的饕餮,道:‘我是为它而来的。’

    话语声渐渐低沉,他们的身影也渐渐远去消失在了山林之中,远处吹来的轻风里,似乎还有他们开朗豪爽的笑声,陆雪琪转过身来,脸上的笑意还在,不知怎么,她的心情似乎也好的多了。

  兽神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而地上的饕餮却是立刻做出了反应,登时瞪大了铜铃般巨目,张开血盆大口,向着鬼厉这里咆哮了一声,并慢慢站了起来,杀气腾腾。而三眼灵猴小灰似乎有些困惑,慢慢离开了饕餮身边,跑回到鬼厉脚下,抬头看了看鬼厉,似乎对主人的话有些不解,不过片刻之后,它还是爬上了鬼厉的肩头,只是三只眼睛却不时的向饕餮那里看去。

    笑了笑,她抬头迈步,向着那条大路走去。

  兽神哼了一声,道:‘这倒怪了,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杀我,却是为了这只饕餮?你要它做什么?’

    脚步原本是轻快的,可是不知怎么,她的步伐突然变慢了下来,秀气的双眉,微微一皱,心底深处,像是突然掠过了某个重要的东西,却一时没有抓住。

  鬼厉淡淡道:‘不是我要它,是另一个人想要它,而那个人的话,只要不过分,我都要帮他。’

    回忆的深处,似乎有什么,悄悄苏醒了。。。。。。

  兽神看了他片刻,忽然笑了起来,道:‘你是欠人的情,是吧?’

    她站住了身子,静静地不动,刚才的画面,从她脑海中飞快地重演,樵夫们的话儿,再次回响:

  鬼厉默然片刻,道:‘我的确欠了人情,很多很多,多到我一辈子都还不了,不过这与你无关了。’他抬眼,肃容,向前缓缓踏出了脚步。

    “那条路你就别去了,好多年前,也是个热闹的村子,不过现在都毁了,没人了。。。。。。”

  看着他的身影慢慢接近,兽神的瞳孔似微微收缩了一下。

    “本来那个村子里有个庙,听说挺灵的。。。。。。”

  火盆中的火焰倒映在鬼厉脸上,舞动的光影在黑暗与光明交界中颤抖,他平静地道:‘我无意与你为敌,不过看来这也是难免的了。’

    陆雪琪忽然全身一震,片刻之后,她缓缓的转过身子,再一次的,看向那条荒草丛生、仿佛已经湮没在岁月残影中的小路。。。。。。

  兽神仰首发出‘哈’的一声冷笑,道:‘你以为以你的道行,你能胜过我?’

    ※※※

  鬼厉没有说话。

    十年光阴,可以改变多少事呢?

  也没有停下。

    容颜,心情,或是仇恨?

  低沉的脚步在空旷的空间中回荡,没有风,可是不知为何,这个巨大石室中唯一的火焰突然开始摆动,光芒渐渐强烈起来。

    谁都不能了解别人,甚至有的时候,连自己也不能真正了解。但只有这一条路,是真真切切的改变了。

  黑暗处如幽冥,沉默而深不可测,不知道有多少恶魔妖灵,在那片黑暗中凝视着这片光亮中的人们。

    因为这里已经没有了路。

  鬼厉向着火光之中的兽神走去。

    茂密生长的野草,年复一年的生长,掩盖了过往的历史,见证了时光的无情。直到一个白色孤单的身影,悄悄走近了尘封的地方。

  忽地,那团火焰陡然抬升,绽放出耀眼光芒,整个的火焰体积也足足比刚才平静燃烧的时候大了数倍之多。熊熊烈焰之中,传来了一声如龙吟般的声音,远远回荡了出去。

    野草丛中,还依稀可以看到残垣断壁,迎面吹来的微风中,早已没有那曾经的血腥气息,有的只是野草略带青涩的芬芳味道。

  随着这声龙吟,整座巨大的石室空间竟为之颤抖起来,那龙吟之声从低到高,从黑暗深处回荡传来的回音竟也不曾有减弱的趋势,反而越拔越高,几成尖利啸声,到了最后,已是山呼海啸一般震耳欲聋。

    走过了一扇又一扇残破的门扉,看着东倒西歪静静被青苔掩盖的石阶墙壁,那些生前曾有的笑语欢颜,曾经拥有的快乐,都随风散去了罢?

  鬼厉停下脚步,因为面前的那团烈焰已从火盆中霍然腾起,挡在他的面前,而那片炽热的烈焰之中,隐隐的,竟似有一双狰狞的眼眸若隐若现,注视着他。

    陆雪琪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修长而秀气的手,也将天琊握的更紧了。这废弃的村落里,仿佛有什么人的目光,悄悄注视着她。

  兽神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火光之后,但他平静的声音却从火焰里清晰的传了出来,道:‘这是南疆古老传承的一座法阵,名唤“八凶玄火法阵”,你若能破了它而不死,要做什么,我也随你了。’

    她甚至有那么一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他的话声方落,几乎是在同时,一记怒吼从火焰最耀眼处迸发而出,那火焰剧烈颤抖变化,周围五尺之内的土地尽数为之焦裂,可想而知这火盆附近的炽热程度。

    但她一直没有停下脚步,就这么静静地走着,走过了每一间房子,曾几何时,谁还记得这里的人们?

  强烈的热风从前方吹涌过来,鬼厉的衣服都为之向后飘扬,但他的脸色似乎却不受任何影响,甚至连趴在他肩头的猴子小灰,对着这炽炎也是三目注视,却并无畏惧与痛苦之色。只是,他们的神情却是严肃的,任谁也知道,这只是开始而已。

    直到,她看到那间破庙。

  第一块血红色的凶神图案,缓缓在烈焰上空现身出来,那狰狞的面目与怪异的姿势,果然与当初在焚香谷玄火坛中看到的图案一模一样。鬼厉盯着那幅图像,脸上慢慢现出了复杂的神情。

    与周围环境不一样的,那间早已破败不堪的破庙周围,不知为何竟然寸草不生,说是一间屋子,其实不如说是几根柱子更为恰当,只不过倒在地上残留的三三两两碎裂石块上,还依稀有神像的模样,才看出这里曾经的所在。

  一幅接着一幅,依次亮起,血红色的光芒在烈焰的周边渐渐连成一块,成为了一个圆环形状,环绕着中心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陆雪琪缓缓走了过去。

  最后的血红光芒,在火焰的下方合拢的时候,突然,整个红色光环瞬间大放光芒,红光暴涨,就连其中的火焰似乎也被压制了下去,紧接着,一股凶戾之极的戾气,凭空降临至这个空间。那团火焰深处,那一双若有若无的眼眸,也在瞬间放大。

    没有野草,没有青苔,这里的一切都显得与周围格格不入,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连那么顽强生长的野草,也不愿进入这里。

  ‘吼!’

    还是说,曾经的怨念怨恨,都集聚在这个地方?

  震天一声怒吼,刹那间整座石室一起晃动,炽热的光焰如妖魔狂舞不休,疯狂摆动。那火焰深处,凶恶的巨兽披着一身烈火,咆哮着睥睨世间,现身出来。

    那么夜深人静的时候,会不会有人哭泣低语,倾诉往事?

  赤焰魔兽!

    陆雪琪猛然转身,不知何时,她眼中竟有泪光闪动。

  曾经在焚香谷玄火坛中守护这座古老巫族传下的八凶玄火法阵的魔兽,再度现身,而第二次面对它的鬼厉与小鬼,忍不住也微微变色。小灰龇牙咧嘴,趴在鬼厉肩头,对着那只魔兽,愤然怒吼了一声。

    草庙村!

  赤焰魔兽巨大的身躯从八凶玄火法阵巨大的光环之中不断出现,先是巨大的头颅,然后是肩膀、前脚,慢慢的,身子与后肢也缓缓现身。随着它的到来,整座石室之中的温度更是狂升不止,鬼厉的衣服甚至都开始出现了焦黄的现象。

    这个早已湮没的地方啊。。。。。。

  终于,最后一部分燃烧着烈火的身躯都出现了,赤焰魔兽这个庞然大物浑身被烈火包围着,站在鬼厉与小灰的面前,鬼厉甚至只有这只凶恶魔兽的半只脚高。而在这只魔兽身后,那八面凶神图像组成的诡异光环时而明亮时而闪烁,跟随在赤焰魔兽的身后。

    她在墙角,悄悄的坐下,一动不动,仿佛在静静地聆听着什么,又或是感受着什么。

  仿佛是恶魔,在前方狞笑!

    远处有风儿吹来,吹动她黑色的秀发,在鬓边轻轻飘动。

  凶戾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涌来,熟悉的感觉似乎又开始隐隐在血液之中沸腾,鬼厉甚至还依稀记得,上一次在焚香谷玄火坛那里,那一场惨烈的剧斗。

    ※※※

  鬼厉没有动,只是深深注视着眼前那不可一世的魔兽。

    日升月落,晨昏日夜,朝朝暮暮,星辰变幻。

  张牙舞爪的赤焰魔兽缓缓回过头来,一股炽热的热浪涌过,那双仿佛是在燃烧着的双眸,看到了鬼厉,还有他肩头的三眼灵猴小灰。

    苍穹上白云如苍狗,消逝如流星,时光如水,终究这般决然而去,从不为任何人而停留。

  赤焰魔兽巨大的头颅停住了一下,片刻之后,它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大嘶吼之声!

    远处的野草丛中,不知哪里传来了虫鸣的声音,除了风声,这是这里最有生机的声音了。也许,再过十年,这里会重新变做人丁兴旺的地方罢?

  那吼声之中,满含着愤怒、怨毒与强烈的复仇之愿!

    又或者,还是一成不变的老样子。

  炽热的火焰,瞬间如爆裂开来一般,从赤色的光芒几乎转为纯白,无数的火芒升上半空,形成熊熊燃烧的火球,不停的急速旋转,恐怖的头颅,霍然张开巨口,咆哮声中,一口咬下。

    谁又在乎呢?

  头未及地,这周围地面已然尽数龟裂,无穷无尽的烈焰如烈日落入人间,狂啸着扑下,将鬼厉的身影瞬间淹没。

    三天了,陆雪琪在这荒僻的所在,静静的坐了三天,世间约束,重责大任,却原来只有在这样一个地方,才有了喘息逃避的所在。

  那瞬间轰然而起的火焰,如一场人生狂欢之后的高潮,灿烂盛放!

    悄悄的,就当是放纵一下,让自己躲藏起来。

  而火焰背后,那双疲倦的眼眸里,却漠然而看不到人生的半分悲喜了。

    只是,她终究还是要走的。

  周围一片黑暗,四下寂静,陆雪琪等人已经在这个古老的洞穴中行走了很久了,虽然他们一路提高警惕戒备,但走了这么许久,却没有遇到任何的袭击困扰。

    白衣晃动,悄然而来,陆雪琪的身影,重新出现,离开了那个破败的小庙,重新走过一间间残垣断壁下的小屋门扉,不知怎么,她看着这里的目光中,仿佛已经蕴含了依依不舍的深情。

  黑暗之中,被柔和淡蓝色光辉所笼罩的美丽身影,陆雪琪清冷的面容从黑暗中凝望过去,仿佛更似清丽的难以形容,在黑暗的衬托之下,似乎还多了一丝丝神秘幽冷的气息。

    远方天际,天云飘飘,云层隐约中,像是被风吹过,有一条白线悄悄划过天空。陆雪琪最后看了一眼这些房子,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回头,那白衣飘飘的身影,在荒草丛中静静的走远。

  便仿佛,那传说中在黑暗里悄悄绽放的黑百合,生长千年,绽放只有一刻。

    苍穹之上,白云依然无声。

  身后不时注视又移开的视线目光,挥之不去,只是陆雪琪却似乎对此已然是毫无感觉了。她明亮的眼眸里,只是凝望着前方,虽然那里只有不尽的黑暗,但在黑暗深处,却仿佛有她希望看到的东西。

    只是从云层之中,忽地又掠出一条迅疾的微光,无声而快速而来,带着云层上几丝缠绵的白色云彩,在空中散了开去。很快的,这道光落在了这个废弃的小村之中。

  她向前走去,不曾回头。

    “吱吱,吱吱。。。。。。”

  黑暗在她身前悄悄退避,然后又在她身后缓缓合拢,那样一个柔和的身影,在黑暗中显得这般显眼夺目,甚至掩盖了她身后那些人的光芒,看去,仿佛是在独行。

    熟悉的猴子叫声,三只眼的灰毛猴子跳到地上,四处张望一下,显然来到这野外地方,远远比在狐岐山那山腹里让它感到愉快。不消片刻,猴子便自顾自跳了开去,钻入了茂密的野草丛中,也不知去哪儿玩去了。

  忽地,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鬼厉,默默站立在这个村子的中心,面无表情。

  身后众人随即也停了下来,李洵警惕地向四周看了一眼,走了上来,正欲开口询问,忽地怔了一下,只见陆雪琪脸上现出复杂的神情,其中似乎极为戒备。

    除了眼神里,那掩饰不了的疲倦与痛楚。

  便在此时,前方原本一直沉寂的黑暗,突然有了异变,一阵若有若无的轻轻悸动,仿佛在黑暗中陡然出现,然后慢慢开始翻滚、变大、强烈……

    他怔怔地望着周围的一切,缓缓转身,曾经熟悉的地方,一切都在脑海中慢慢浮现,甚至连远处吹来的风,都带有一丝熟悉的味道。

  黑暗中,竟似乎有什么缓缓凝聚,似呼啸,似怒吼,但一切竟都无声。

    故乡土地的芬芳。。。。。。

  片刻之后,来了,来了……

    而在他身后远处,茂密的野草丛后,那个白色而略显孤单的身影,终于消失在了远方。

  从远方不知名处,一阵强烈的震动,伴随着低沉的呼啸之声,隆隆从远方向这里传来,随即迅速变大,似这座洞窟深处,竟有不可一世的巨大灵兽,仰天长啸!

    他慢慢走去,曾经印入陆雪琪眼帘的事物同样的出现在他面前,残垣断壁,青苔石阶,最后,是那个残败不堪的小庙。

  周围原本沉寂的黑暗,此刻竟如被点燃一样,开始逐渐沸腾,黑暗深处,不知有多少呼啸之声四面八方涌来,一时人人变色。

    只是他并没有走过去,他只是远远地望着那间小庙,怔怔出神,就是在那里,改变了一个少年的一生!

  李洵退后几步,疾喝道:‘围成一圈,小心戒备。’

    他站了很久,也看了很久,但终究没有过去,许久之后,他转过身子,踩过地上的野草,在勉强还能分辨出屋子间距的小路上走去。他走的很慢,仿佛每一步都沉重无比,直到在第二排第三间的小屋前,他停了下来。

  焚香谷众人都是久经战阵的老手,虽惊不乱,纷纷靠在一起,警惕地望着前方。

    这是一间和其他残破屋子没有任何区别的房子,同样的门窗脱落,同样的荒凉废弃,就连石阶上的青苔,似乎也比其他房子更多一些。

  周围石壁开始慢慢颤抖起来,似乎有某种巨大的力量开始缓缓散发出来,甚至连脚下的土地也有微微颤抖的趋势。前方黑暗之中,诡异的骚动更加强烈,仿佛相应着什么,呼啸着什么。

    鬼厉的嘴唇,开始轻轻的颤抖起来,多年以来,他第一次眼中难以抑制有泪,慢慢的,他在这小屋前跪了下来,把头深深埋在这小屋前的土地上,野草里。

  就在这几乎是山崩地裂一般的大变状况之下,陆雪琪的身影不知为何,却没有后退半步,远离身后那些结阵严阵以待的同伴,她独自伫立在黑暗面前,淡蓝色的光辉前头,黑暗仿佛狰狞地面对着她,要将她随时吞没。

    那风中依稀传来的,是带着哽咽的挣扎着的低语声:

  毫无预兆的,一股热浪,从黑暗深处猛然冲出,如排山倒海的巨涛在这古老洞穴中轰然涌过,陆雪琪全身衣裳与秀发瞬间同时飘起,只是她的身影,却没有半分动摇。

    “爹,娘。。。。。。”

  热浪吹在脸上的感觉,隐隐带着几分疯狂,更难以想像,这洞穴深处,那力量的源头,此刻是怎样的一副情景。陆雪琪没有说话,只是在这狂暴风中,凝视着前方猖狂而舞的黑暗。

    ※※※

  热风正狂!

    河阳城。

  她却忽然抬头。

    兽妖浩劫过后,河阳城里是元气大伤,死伤无数,但灾劫过后,日子总是要过的。从四面八方进城的人们,还有逃难回家的人,都让这座古城渐渐热闹了起来。

  那风吹着她脸色如霜,只是那眼眸之中,竟仿佛有更加火热的眼神正燃烧着深心。

    在最热闹的那条大街上,全河阳城最好的酒楼,依然还是那座当年张小凡初次下山时曾经住过的山海苑,虽然因为灾劫的原因,看去声音比十年前冷清了不少,毕竟人们死里逃生,也难得会再有多少心思来这里大吃大喝了。

  那黑暗深处,那黑暗的远方……

    不过这一日,山海苑里却是来了一位奇异的客人。此人乃是一位年轻女子,看去美貌动人,这倒也罢了,偏偏这美丽容颜之下,一颦一笑,竟然有种扣人心魄的奇异感觉,仿佛只要被这女子如水一般的眼波一扫,周围的男子骨头便都疏软了三分。

  她霍然一声长啸,身形竟是在这地动山摇、热风狂涌之中,逆风而上,欲向着黑暗深处射去。

    正是南疆大变之后,与鬼厉、陆雪琪失散不知所踪的九尾天狐--小白。

  身后李洵、曾书书等人骇然变色,不解其意。李洵刚欲呼喊,却只见那淡蓝色光辉身影,如利箭离弦,竟没有丝毫的停顿犹豫,转眼已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她这般大大方方、烟视媚行的走进了山海苑酒家,一时之间,上至掌柜下到小二,包括仅有的两桌客人,都看的呆了,竟没有人上来招呼她。不过好在小白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情景,也不生气,只微微一笑,道:“没人招待么?”

  他哑然收声,半晌说不出话来。

    一语惊醒梦中人,掌柜的毕竟上了年纪,还勉强残留着几分定力,连忙定了定神,随即打了兀自发呆站在一旁的店小二后脑勺一下,怒道:“客人来了,还不去招呼?”

  曾书书慢慢走到李洵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李洵没有回头看他。

    店小二一个踉跄,不知是不是心里有鬼,期期艾艾走了上来,不敢正是小白,陪笑道:“姑娘,您、您要吃饭还是住店啊?”

  热浪渐渐减弱了,周围那阵剧烈的晃动也逐渐稳定了下来,一切都缓缓恢复了原状,若不是周围掉落的碎石瓦砾,几乎让人错觉,这只是黑暗之中的一场梦幻而已。

    小白想了想,道:“还是先吃些东西吧,你这里有雅座么?”

  只是,那个已然消失的美丽身影,却明白无误地说明,这诡异的洞穴里,危机四伏。

    店小二连连点头,道:“有,有,您楼上请。”

  李洵沉默片刻,镇定了一下心神,刚欲说话,忽然身旁一个年轻焚香谷弟子叫了起来:‘有人,是谁在那儿?’

    小白点头,向楼上走去,口中道:“你给我找一个靠窗安静的位置罢。”

  其余众人都是一惊,连忙向前看去,果然见黑暗中人影一闪,竟是走出一个人来,看去身形苗条,走路时带着一丝妩媚,乃是一个美貌女子。

    店小二陪笑道:“姑娘放心,楼上雅座只有您一个人,您要什么位置就给您什么位置,而且担保安静,不会有人来打扰你。”

  众人都为之一怔,一瞬间都以为乃是陆雪琪去而复返。

    小白微微怔了一下,道:“怎么会没人呢,听说以前这里生意挺好的?”

  李洵险些大喜之余唤了出来,但话到嘴边,忽然,他脸上笑容转为僵硬,慢慢变得铁青,眼中竟有仇恨之意,同时还有几分不可思议的冷笑,道:‘原来是你……’

    店小二这时已经走到了楼上,闻言苦笑道:“谁说不是呢,当初生意那叫一个好啊,全河阳城里人都兴上我们这儿吃酒来着。可是天杀的,前阵子闹了那个兽妖,搞的是人心惶惶,末了死伤无数,这样的时候,也不会有多少人会想来这里了。”

  那女子听到人声,似也吃了一惊,抬头看去,脸色又是一变。

    小白缓缓点了点头,轻轻叹了口气,道:“原来是这样,这就难怪了。”

  这女子容貌秀美,娇媚入骨,却正是金瓶儿。

    这时店小二已经将小白带到楼上靠窗子旁的一张桌子上坐下,正拿着随身带的抹布擦着桌子。小白坐在位置上向窗外看去,只见街上行人来来往往,还算热闹,但多数人的面上却很少有笑容,反而是愁眉苦脸的人更多一些。

  

    小白默默看了片刻,忽然向店小二问道:“小二,我问你件事,你老实回答我。”

    欢迎光临本站,如果您在阅读作品的过程有任问题,请与本站客服联系

    店小二点头道:“姑娘你请问吧。”

    小白迟疑了一下,道:“这河阳城里所有的百姓,当然也包括你了,心里都恨那个兽妖么?”

    店小二哼了一声,脸上登时现出愤恨之色,大声道:“当然了,这河阳城里在那场兽妖灾劫之中,十室九空,你去街上随便找个人来问问,我担保他绝对有亲人死在那兽妖魔爪之下。可怜我们老百姓手无寸铁,反抗不得,不过幸好有青云山上的仙人,大发慈悲,大展神威,将那天杀的兽妖赶走了,这才让我们又过上了人过的日子。”

    小白看着店小二激动的神情,在心中苦笑了一声,眼前不知怎么,又掠过那个在南疆镇魔古洞深处,残火之下苟延残喘的男子身影。

    这世间对错,谁又说的清楚?

    店小二似乎也发觉自己有些失态,脸上一红,退后了一步,低声道:“这个、这个我也是随便说说,姑娘你别当真,您、您要点菜么?”

    小白笑了笑,道:“好罢,不过也不用点哪个菜了,你下去告诉掌柜的,把你们这里拿手的小菜做三、四盘上来就行,另外,你再拿十壶好酒上来。”

    店小二一怔,愕然道:“十壶?”

    小白看了他一眼,点头道:“十壶。”

    店小二窒了一下,然后迟疑了半天,低声道:“姑娘,请问你还有朋友要来么,如果还有,我也好提早加些碗筷。”

    小白笑道:“你别多想了,就我一人,酒就要十壶,你快快端上来,其他就别问了。”

    店小二诺诺而退,但眼神中显然是不可置信的神情,其实也不能怪他,常人最厉害的,酒量也不过一到两壶,能喝上四壶、五壶的海量之人,不是酒仙也是酒鬼了,只是这个娇媚无限的女子,显然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常人”。

    因为没有多少客人,很快的,店小二就已经将小白要的菜肴端了上来,摆放在桌子之上,而十壶外面刻着山海苑的酒壶,不多时候,也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酒桌的另一头。

    这也还好是一个酒家生意清淡时候,否则若是热闹的话,怕不引来全酒楼的客人围观?不过纵然如此,小白只怕也不会在乎罢。

    店小二很快下去了,雅座上只剩下小白一人。她自斟自饮,很快的,一壶美酒便已见了底,而她的脸颊之上,不过微微现出了淡淡的粉红颜色,不见有半分酒意,倒是反添了几分妖媚。

    “唉。。。。。。”

    她忽然,这么轻轻的,叹了口气。

    美酒清纯如琥珀,细细如线,从壶口中倾倒入酒杯之中,溅起细微的水花,小白凝视着面前的酒杯,看着那水面上,轻轻晃动的自己隐约的倒影。

    然后她微笑,笑容中有那么一丝苦涩,将酒杯拿起,一饮而尽。

    窗外的街头,人们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川流不息,熙熙攘攘而过,那些声音听起来,似乎很是遥远,仿佛是在另一个世界。

    她将第六个空的酒壶,放在了一边。

    脸颊上温柔的红,映衬着她不老永恒的美丽容颜,那双眼眸之中,依旧清澈。

    从来酒醉人,不醉心!

    她的皓齿,轻轻咬了下唇,一个人,低低地笑了,然后一甩头,抬手倒酒。

    窗外街道之上,不知怎么,似乎喧哗之声突然大了一点,小白皱了皱眉,移到窗前,向街道上看了过去。这一眼扫去,她忽然一怔,只见楼下街道上,缓缓走来一位白衣女子,容貌清丽出尘,飘然若仙,却不是陆雪琪又是何人?

    周围百姓似乎被陆雪琪绝世容颜所吸引,却又为她冰寒气质所慑,不敢直接上前,远远相聚围观,议论纷纷,却是这个原因。小白看着陆雪琪身影,嘴角边慢慢浮起一丝笑容。

    “人生还真是无处不相逢啊。。。。。。”她口中这般似笑非笑的自语了一句,便站起了身子,看着是想要主动向陆雪琪打招呼了,只是她身子才站了起来,忽然间神情却是一怔,目光转眼离开了街道之下的陆雪琪,飘向了河阳城远处一个偏僻的角落。

    一个熟悉的黑色身影,极快的闪过,随即又没入另一个阴暗角落,而就在片刻之后,另一个对她而言也并不陌生的灰色人影,却是紧追而去。

    小白怔怔看着那个角落一会,随即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笑意:“今日真是巧上加巧了,不去凑热闹的话,当真是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那个上官老鬼了罢,嘿嘿,嘿嘿。。。。。。”

    冷笑声中,她的身影突然间如鬼魅一般,赫然从山海苑楼上的雅座消失不见了,许久之后,店小二上来收拾,只看到了桌上放着的一锭银子,还有六个空空的酒壶,还有的四壶,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而在大街之上,陆雪琪的身影,不知何时,突然也从街道之上消失了。

本文由澳洲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发布于修仙,转载请注明出处:将这个秘密告诉下一代将要传位的弟子,丘处机

关键词:

扫地僧很可能都像萧峰他爸一样都是隐遁在少林

问题: 如何排名? 问题: 张三丰武功倚天第一,是否可以打得过天龙扫地僧? 问题: 张三丰和扫地僧谁更厉害?...

详细>>

澳洲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后日给大家推荐4本让书

原标题:咦对了,中年女艺员都哪里去了? 原标题:4本让书迷挑灯夜读看完的神话随笔,每一本都令人兴缓筌漓看完...

详细>>

每一本都是神话小说的上乘之作,今天给大家推

原标题:4本格局宏大大气磅礴的修仙小说,每一本都是神话小说的上乘之作 原标题:4本不烂尾且坑填完的经典网络...

详细>>

头脸肩背四处被群犬利齿咬中,此次七兄弟被丘

张无忌和杨不悔万里西来,形影相依,忽地分手,甚感痛楚,但想到终于能独当一面纪晓芙所托,将她孙女送往杨逍...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