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本都是五星神书,非虚构作品《海外关系》

日期:2019-09-03编辑作者:都市

原标题:黄昱宁《八部半》: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

原标题:4本内容不水且让人看得很爽的洪荒小说,每一本都是五星神书!

原标题:鬼迷心窍

  《八部半》是黄昱宁的第一部小说集,共8又1/2部作品,《呼叫转移》《三岔口》《水》《你或植物》《幸福触手可及》《水星很忙》等6部现实题材作品聚焦新媒体时代“魔都”新中产和新移民的情感百态,《千里走单骑》《文学病人》2部科幻题材作品,想象与人工智能共生的奇幻未来,非虚构作品《海外关系》是作者的家族史。一部小说集勾连起上海的前世今生、未来。

哈喽,大家好,我是老罗,今天给大家推荐4本内容不水且让人看得很爽的洪荒小说,每一本都是五星神书!

《空中花园谋杀案》里说:多年之后才知道真爱是谁,这是每个傻瓜都能拥有的智慧。多年之后才想要善待真爱,这是每个恶棍都能学会的道德。

第一:《洪荒截教仙尊》

图片 1

8月18日晚,思南文学之家,《八部半》分享会

1、大劫之下,谁能避免!

今年上海的梅雨期仿佛格外的长,湿漉漉的天气已持续了快20天,连冯远鸣的心也跟着像角落那双久未穿起的运动鞋一同发了霉。

一、中产男女的情感袪魅

妖皇威压天地,祖巫霸绝宇内,圣人高高在上...

望着窗外的细雨冯远鸣顺势点燃了手边的烟。烟圈一圈圈上升晕开去,烟雾缭绕中,冯远鸣又想起那双一汪清潭似的深黑眼眸,像小鹿般无辜,却又让人觉得里头仿佛储藏着多情的热泪,让冯远鸣望一眼,心便柔软的化成一滩水。

在《八部半》的虚构故事王国中,作者让被征用最多、资源近乎枯竭的爱情类型破茧重生。日光之下无新事,在老故事中新男女在认真地花样挣扎。

丁岳老套的穿越了,洪荒时代,

那双眸子的主人是一个叫阿美的姑娘。

《呼叫转移》是一个充满妙想的电信诈骗故事,男导演冯树趁妻子在美国坐“移民监”时和学生萧萧婚外恋,妻子归来,冯树把萧萧拉黑。“骗子”作为媒介让“消失的爱人”“恢复”联系。萧萧吞了文艺之毒,被爱情蒙蔽双眼,冯树拥有知识和权力,是头号玩家,胜败不言自明。萧萧怀孕,冯树希望她开出条件,打掉孩子后,桥归桥路归路。然而转战家庭,因经济物质层面“寄妻篱下”和自身混乱的情感关系,面对妻子和投资商的打情骂俏,也只能恼羞成怒地爆粗口。在这复杂的情感关系中,每个人都得到着,失去着,但没有胜利者。

但令他不开心的是他没有穿越在开天之前或者刚刚开天的时期。

图片 2

《三岔口》描写一对中产夫妇,妻子J是情感专栏作家,丈夫K害怕J的审视分析,拒斥到“交不出作业”。K英雄救L,陷入公司的圈套,被礼貌劝辞。L奉行不拖不欠的游戏规则,想通过性的方式补偿。K失业后表现失常,J怀疑他出轨同事,步步侦查,寻找证据。她跟踪丈夫到宾馆,并拍下“罪证”。当K收到J发来的他和L所在宾馆房间的照片时,在平静中爆发成不可抗拒的叛逆——K“一跃而起”把L抱到J视线可及的阳台,让她“看清楚”,过成模板的日子忽然失控。在阳台这个大舞台上,K是一个卖力表演的演员。我先鼓掌!

此时此刻的洪荒大战不休,巫妖横行,他怎么办?

“我回来了。”开门声和李艾可的声音混在一起,像一根针,冯远鸣心里的阿美登时像一个肥皂泡,碎掉了。

《幸福触手可及》中萧穑和钱嘉义是即将进入婚姻殿堂的情侣,他们之间有靠她的勉力配合与他的仁至义尽都不足以弥合的距离,她是孤独的。广告强行洗脑的触手可及的幸福也有卖家秀和买家秀之分。萧穑在全国会展师培训团偶遇的谭鲁周便是一个愿意弄假成真的人,煮方便面一定要配和包装上一样的菜。两人在异国地铁上共度了一个有魔力的下午,但在衡量犹疑之间,魔力消失了。加上发错信息等阴差阳错,二人没有实现去过另一种人生的愿望,演绎了一出新时代的《封锁》(张爱玲)。

图片 3

李艾可和冯远鸣在外人眼里是一对金童玉女,但凡歌颂才子佳人的美好爱情时能想到的词汇,在外人看来用在他俩身上都不为过。两人在大学的话剧社相识,排演曹禺的《雷雨》,冯远鸣是懦弱的周萍,李艾可是清纯的四凤。许是舞台上的悲剧结尾,让两人无法释怀,又许是在排练的过程中早已情愫暗生,谢幕时周萍与四凤紧紧相拥,剧里的苦命鸳鸯现实里成了人人艳羡的一对璧人。

但当魔力消失殆尽,谭鲁周就是钱嘉义。黄昱宁的小说像一把刀子,把新媒体时代男女情感关系刻画地鲜血淋漓。爱情被袪魅,从信仰的神坛上跌落成一道需要解决的遗留问题,一场没有硝烟的心理战争,一个热闹其外的虚假广告。在这场没有英雄和胜利的战争中,只有卑微与丑陋、衡量与比较、相爱与磨损。先乘坐欲望号,再换乘公墓号。

第二:《随身仙府》

爱情的开始总是新鲜而浓烈,说不完的想念道不尽的晚安。上海的每一条林荫道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每一个画廊都有他们逗留的身影,甚至每一个剧院都见证过他们彼此凝望的眼神。相伴成长的四年,淡去的激情换来了踏实的归属感。

二、精神世界的无家可归

2、我叫徐仙,我的体内有座仙府!

图片 4

《八部半》中很多人物都处于某种困境之中,被爱情、婚姻、事业围困,甚至被孤独、技术碾压。小说中,困境不仅是对具体现实问题的指认,更是人物精神漂泊无着的写照。而精神上的无家可归不仅困扰着吃泡面、租房子的都市新移民,也属于喝马提尼、住别墅一人饮酒醉的中产阶层。

我有一只狗,它很没节操,

可事情是从哪儿开始不对的呢,大概是从他们的婚期被提上日程开始。李艾可喜欢夏天,8月份的婚礼在春节后已开始有条不紊地着手安排。

《呼叫转移》中“骗子”是代驾司机,国际大都市里的无名氏,拥有一段叛逆的人生前史、一个再也无法真正回去的故乡和一个始终游离隔膜的现居地,是物质层面和精神意义上的双重无家可归。他与文艺界本是平行线,因设计电信诈骗,闯入后者杂乱的世界,旁观戏剧学院教授(戏剧导演)、女学生(文学杂志女编辑、女演员)的“欲望号街车”。当萧萧还沉浸在和冯树一起看过的电影《欲望号街车》时,他在和“下一个萧萧”编演话剧《欲望号街车》。萧萧们前仆后继,自愿成为“被损害”的人,成为被砸碎的瓶子。

我怀疑它的节操被它自己吃掉了。

冯远鸣觉得李艾可样样都好,结婚似乎也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情。李艾可是地道的上海本地人,父亲是他们这所大学附属高中的校长,母亲是本地知名的妇产科医生,出生在这样的书香门第浸淫出的优雅知性气质和身处时髦都市培养成的精致审美,让本就生的盘靓条顺的李艾可出落成了众人眼中的“女神”。当然比起她冯远鸣似乎也并不逊色,父母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考来上海的大学生,身为工程师和建筑师的两人,努力扎根这座城市,为冯远鸣这个新上海人提供了优渥的生活条件,而他也继承了父母的优秀基因,聪明且坚韧,自小就是邻居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小说集中的很多人物都像脆弱的玻璃瓶子。《水》中的男邻居,《你或植物》中的钱素梅,死得猝不及防;《千里走单骑》的“我”,置身阳光之下,皮肤便会受伤。在《文学病人》里甚至文学也是虚妄脆弱的,是大数据可以调遣的词库。脆弱是小说人物的一个重要标识,他们拥有脆弱的身体、生命,不稳定的情感关系,以及瞬间归零的身份、地位。

那只狗也说我没节操,然后我怀疑,

可他觉得自己还远没做好准备,就被父亲和母亲这股大浪裹挟进了婚姻里。订婚后两人开始了试婚生活,每当下班回家看见李艾可在厨房忙活的身影,冯远鸣便像是归巢的倦鸟感到前所未有的心安。可不知是相处的时间太久还是李艾可略显寡淡的性格,让冯远鸣在爱情里的心动像一点点没进灯油里的油芯,渐渐从炽热到冷却了。心安和归属感像一杯白开水,可冯远鸣却期待着能再醉一场。而阿美就是那杯让他怦然心动面红耳赤的烈酒。

《三岔口》中的K本来对未来信心满满,尽兴之时给妻子J一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兜得住”的承诺;J,中文心理学双学位,拥趸无数的情感专栏作家。但活成模板、过成教参的精致生活只是虚拟的山顶。K在销售部经理位置上呆了六年之久被新上司的职场阴谋劝退,脆弱的身份、地位立刻消解,晚上沉浸在《飞行员之歌》里孤独地制造地空导弹,白天假装上班,在精神避难所——动物园里做孤独游荡者。七年的夫妻关系走到了失控的三岔口,一场事先张扬的婚外恋能否掌握恰如其分的分寸感?

我的节操是不是也被它吃掉了。

图片 5

但在黑夜中,天上的星星依然在温存地抚慰着人们的心灵。《呼叫转移》中“陪伴”萧萧度过苦难的是“骗子”,为萧萧伸张正义的也是“骗子”,这是小说中最灿烂的阳光。萧萧因一场诈骗看清情感,钱情两讫,是走出来的起点。就像《千里走单骑》里的蛰居者一样,为了寻找赤兔,暴晒在阳光之下,皮肤受伤,但伤口结痂之后,会成为铠甲。爱情是毒药,也是解药,是堕落,也是飞翔。

许多人都叫我许仙,让我不要再妄想女神了,

毕业后冯远鸣如愿进入了本地一所著名的证券机构,近几年为了响应国家的扶贫政策,公司也开始着手研究扶贫项目,终于第一批扶贫地点选定了贵州某地,这年春节刚过他就接到公司委派去贵州洽谈的任务。地方上对于这样有意来支援扶贫工作的企业自然是不敢懈怠,带着冯远鸣下榻了当地远离市区的一所酒店,酒店并不金碧辉煌但依山而建民族风情浓郁,倒是别具特色。

作者对知识中产阶层的描写真实透彻到触目惊心,但对城市新移民的描写略显疏离,“皱巴巴的钞票”两次出现在《呼叫转移》里,叙事者在国际大都市的交房租方式显得不接地气。《你或植物》中为了制造木讷护士与灵气诗人之间的反差感,对钱素梅的描述过于强调干枯,“半截灰黄的牙齿”稍显刻意。

买条白蛇玩白娘子养成多好。

到达时已晚,欢迎晚宴早早备下。他被陪同人员众星拱月似的拥着进了酒店大厅。刚进大堂冯远鸣就远远瞧见一个穿着少数民族特色服装的服务员姑娘,像是这间特色酒店的移动招牌。姑娘黝黑的长辫子直垂到腰际,只看那漾着笑意的侧脸就觉着有股灵动异常的美。冯远鸣感觉倏地心里升腾起一股炽热的火,烤得他心痒难耐。他想走近仔细瞧一瞧姑娘的脸,可热情的陪同人员已带着他七拐八拐进了包厢。

后来,我真的碰到了一只白蛇妖……

冯远鸣无心应付那些言不由衷的寒暄,眼睛穿过包厢的透明玻璃去寻那姑娘的身影。这心思仿佛是被谁看穿了,就在冯远鸣索然无味的举起酒杯回应着陪同人员的客套时,姑娘进来了,她被指派来专门为他们服务。冯远鸣心里窃喜,可这高兴还得不动声色,宛如年少时收到暗恋的女生传来的小纸条约他周末一起复习功课,心里的大海早就翻腾地波涛汹涌,可表面还得风平浪静。

三、叙事规则与文化符号

图片 6

图片 7

作者对叙事有精准的控制力,有匠心独运的设计感,叙事规则让故事充满形式感。收放自如的叙事速度以及不期而遇的巧合突转,让读者拥有了坐过山车一样的阅读体验。

第三:《天才剑仙》

冯远鸣细细瞧她,看样子也只十八九岁的年纪,小麦色的脸庞算不上标志,但光洁的没一丝杂质,暖黄的灯光下似乎还能看见上面那细小的绒毛,身材说不上纤细,但紧实有致,旁人眼里或许算不上美人,但在冯远鸣心里觉得她竟如此与众不同,仿佛是浑然天成清水芙蓉一般透彻洁净。他突然想起钱钟书的《围城》里,描写唐晓芙的一段话,“仿佛是好水果,新鲜的使人见了只觉嘴馋而忘了口渴”。这美充满了原始和野性,像一匹正待被驯服的小兽,顷刻引起了冯远鸣的征服欲和保护欲。

《呼叫转移》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自由切换,一共九个章节,三的倍数章节采用第二人称观察叙述,“骗子”冷静地旁观世界大舞台上形形色色的表演。

3、修仙少年重生都市,与清纯校花同居,

“阿美,过来给客人把酒满上。”作陪的经理吩咐道。

《三岔口》通过意识流手法,顺序轮番展现3个人的心路历程,用有限视角抽丝剥茧,逐渐展露故事全貌。J、《呼叫转移》里的诈骗生手、《水星很忙》里的星座运势专栏作者,都是开了金手指,可以窥探、介入、勾连他人生活的角色。JKL是26个英文字母表里的三个连续字母,K被J和L围困,被放置在J(老师)—K—L(学生)的过渡序列中。J不动声色地观察打量K,同时通过情感专栏不自知地指引着L处理和K的关系。经过三个回合的叙事,三个人物的情感道路抵达了三岔口。

调戏36D冷艳美人,推倒黑丝美腿未婚妻,一路旖旎。

“阿美,她叫阿美。”冯远征心里小声嘀咕着。

《文学病人》中人工智能和小说家要一决高下,读者是盲审裁判,作家在西卵,读者在东卵,隐喻意味明显,读者仿佛是作者无法拥抱又不惜任何方式去迎合的昔日恋人。故事多次反转,在人工智能连胜三局的情况下小说家险胜,而小说家最后的胜利又是人工智能出于获取文学原料的需要。

持最锋利的剑,凭巅峰的速度,穿墙、隐身、飞天,纵横都市!

一顿晚饭冯远鸣吃的心不在焉,不知是酒太醉人,还是阿美太醉人,不久冯远鸣就恍惚失去了意识。

作者给每个阶层的文化需求实行按需分配,阿尔贝·加缪的《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达希尔·哈米特的《马耳他黑鹰》;《欲望号街车》《纸牌屋》;柴可夫斯基、理查德·克莱德曼等成为塑造知识中产阶层的重要符号。如《三岔口》依靠布鲁斯兄弟、香奈儿、红豆薏仁百合粥、牛油果色拉、《纸牌屋》、村上春树等物质品牌和文化符号建构了中产阶级井然有序的生活。

看天才剑仙降临花都,谱写出一段霸气而香艳的传奇旅程,众生膜拜,神鬼颤栗!

第二天宿醉醒来,冯远鸣头痛欲裂,但想到的第一件事竟是去酒店大堂寻阿美。到了大堂却四处不见人影,此时正好碰见昨天作陪的经理,装作若无其事的问起阿美去哪儿了。经理回道,“阿美请假了,夜里她母亲急急打来电话,说她弟弟摔断了腿,要阿美回乡暂时照顾几日,阿美便请了假。”“那她还回来么?”冯远鸣问的急迫,说完便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和莽撞。

四、当文学拥抱影视

图片 8

经理仿佛洞察了冯远鸣的心意,狡黠一笑,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阿美是少数民族,读书不多,从小便要求做工贴补家用,他弟弟的伤势怎么样,我也不清楚,不知道阿美的打算。”冯远鸣听到这便垂下了眼。经理见状忙补充道:“她家就住在酒店山下的村子里,你想找她可以去村子里试一试。”仿佛看见了一丝生机,冯远鸣心下安定了不少。

作者对电影的喜爱,首先体现在小说集和篇目的命名上。《八部半》取自费里尼的同名电影,《千里走单骑》也有同名电影。《文学病人》化用电影《英国病人》。

第四:《逆死》

接连两日的考察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第二天下午临近傍晚冯远鸣的工作便已告一段落,当地政府极重视此次扶贫工作,得知这是冯远鸣第一次来贵州,上头便吩咐司机带着冯远鸣四处看一看,领略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冯远鸣嘴上说着推辞,心里却按捺不住想借这个机会去阿美的村子里看看,没准能遇上阿美,他心存侥幸似的盘算着。

小说里的影视剧也是表情达意的重要方式,《欲望号街车》是《呼叫转移》中表现人物关系、塑造形象的戏中戏。《幸福触手可及》中的谭鲁周和电影《天才雷普利》的主角形成镜像对应。一定程度上,作者在用电影的叙事方式写小说,用充满画面感的语言叙事,《三岔口》通过平行蒙太奇交叉拍摄“中国病人”,《千里走单骑》让人想起很多科幻电影未来城市的设定。《八部半》极具电影感,阅读中经常有“我觉得我一定在某部老电影里看到过这个镜头”的独特体验。

4、逆生死,破轮回,乱阴阳。

图片 9

黄昱宁曾在一篇电影评论中写到:造成“索然无味的讲述”的原因,往往是知识的肤浅。反之可证,造成趣味盎然的讲述的原因,往往是知识的富足,而作者富足的知识不是一股脑倾倒出来,读者会在不断的阅读中进行探索发现,获得阅读快感。

本死之人,因为一生执念,逆死返生。

车子晃晃悠悠开了不久很快便到了山下的镇子,就在车子漫无目的地上坡时,他见前面有个长辫子姑娘正急匆匆地赶着路。眼见那背影进了镇子上的药房,冯远鸣便佯装头痛让司机靠路边停下他要下车去买药。进了药店果真见是阿美那一刻,他心底竟然生出了一种原本属于自己的宝物失而复得的庆幸和喜悦感。明明面对的是个明朗的少女,却像如临大敌般紧张,手心满是汗,装作偶遇和阿美打了招呼。阿美也似乎对这位潇洒儒雅的客人很有印象,说不几日还会回去上班,现在来药店为弟弟拿药。冯远鸣暗暗觉得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向阿美留了联系方式,要她以后务必跟他联系。

写不好,不写了。

这是一段在阴曹地府修行的传奇故事!

天真的少女也心照不宣地满心欢喜,当天晚上就联系了冯远鸣,她说自己没离开过贵州,没到过上海,说自己只读了六年书,不知道外面世界是什么样的。冯远鸣像是把蜜吃进了心窝,甜滋滋的如坠云里雾里,一想到这个少女,心就砰砰跳个不停。都说水到渠成、水到渠成,可他对阿美的感情好像水还没到就已经开始汹涌了。

“故人已死一执念,上穷碧落下黄泉。破乱阴阳动轮回,只为逆死以返生!”

图片 10

黄昱宁

苏醒在三生石上赋诗一首,说是到此一游。

回到上海,冯远鸣像从梦境被拉回了现实,他知道自己已无法坦然面对李艾可,只好敷衍着任凭心像失控的风筝又飘回了贵州的大山里。他自己清楚他和阿美不同的民族,不同的生活背景,甚至连对世界的认知都相差悬殊。可能怎么办呢,这场爱情的龙卷风已经刮得他看不清方向,他只想陷在这场自认为的爱情里,不肯自拔。接连三次的出差都住在阿美的酒店,两人愈发熟悉,冯远鸣就越难把自己的心从阿美的身边带回来。他明知这样对不起李艾可,可心安和心动之间,他的天平倾向了阿美,他不知道阿美究竟有什么魔力,但是那种小鹿乱撞的怦然心动啃噬着他,一点点把属于李艾可的位置几近掏空了。

作者:飞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子娘娘难产——鬼着急,乱中苏醒当孟婆,话说孟婆汤好喝吗?

图片 11

责任编辑:

没喝过?尝一口试试味道。

扶贫项目接近尾声,再次出差当地政府为了接洽方便,安排冯远鸣住进了市中心的酒店。陪同人员带着冯远鸣来到酒店门口,一水的黝黑辫子拖到腰际小麦色皮肤穿着少数民族服饰的当地姑娘站在门口迎接他们,一双双小鹿般的眼睛笑盈盈的对着冯远鸣说“欢迎光临”,仿佛是十几个“阿美”复制粘贴一样赫然出现在他面前。

在酆都好不容易混出一个工作,在澡堂里当师傅,要为女鬼搓背?!

那一刻,冯远鸣突然自嘲般的笑了,他想他先前一定是鬼迷了心窍,他突然就想李艾可了。

阎王老爷的孩子成功生!

(作者:侯双儿,国企职员,从事媒体行业,业余喜欢配音主持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2

责任编辑:

这4本内容不水且让人看得很爽的洪荒小说,每一本都是五星神书!你都看过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澳洲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发布于都市,转载请注明出处:每一本都是五星神书,非虚构作品《海外关系》

关键词:

澳洲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身旁的七个女旅客也在

原标题:单田芳走了,我很怀念他 原标题:免费领丨泰戈尔诗选:用诗歌治愈苦痛,用美好抚慰消极的你 原标题:什...

详细>>

华农兄弟的视频内容逻辑清晰,在人漫长的一生

原标题:再过几天,这只有1.5小时的音乐会将让整个深圳都安静下来…… 原标题:中国人谈之色变的话题,日本人拍...

详细>>

网络作家群体中百分之七十是年龄在40岁以下的青

原标题:网络作家:新生代的青岛洋酒军(军事学新生代) 原标题:童年读书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原标题:古代人劝酒...

详细>>

澳洲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不过后期越写越长,喜

问题: 倪匡《六指琴魔》创作时间? 问题: 现在看小说的人,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不看金庸、古龙、黄易、温瑞安...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