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旅行,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为2.27小时

日期:2019-09-03编辑作者:都市

原标题:专访|翟天临:做我们这行,心还是要安静一点

原标题:深圳上班族生存现状:一边怕猝死,一边拼着命…

原标题:李陀 | 到底什么是文学的最高境界?

  和翟天临聊天要打起12分精神,整个过程像是不按套路,不照想象的武林切磋,本应该出招,接招,对方出招,再接招,但他偏不,多出了一招反击,记者要随时做好应对反击的准备。

图片 1

图片 2

“你对当下刚入行的年轻演员……”

图源 / 夕海By 达姐

**《中国美术报》举办的画展曾经影响了一批青年人

——“我难道不是年轻演员吗?怎么定义年轻演员呢?”

中国人变得越来越忙,根本停不下来。每天醒来,都面对满满当当的压力,工作占据了我们大部分的时间,属于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

思想的旅行

“入行多年,对待演员职业还依然那么纯粹吗?”

据最新发布的《休闲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为2.27小时,和三年前相比,平均减少了0.28小时。

李陀

——“我当然可以说不忘初心,不过你也不爱听吧?”

在深圳这样的城市,除去工作和休息,属于自己的时间更是连2小时都不到

本文为李陀在大方文学节中的演讲

“你说时尚剧选你也因为你的气质贴合,你的气质是什么?”

一线城市

居民日均休息时间

北京

2.25小时

上海

2.14小时

广州

2.04小时

深圳

1.94小时

这次活动的内容是文学写作,但是出了一个题目:“旅行与叙事”,很特别,也很新颖。旅行和叙事,从写作来说,不容易一下子就直接联系起来,但是,从文学史来看,不但有联系,而且关系很深。在古代,旅行不易,路途艰险,“山从人面起,云旁马头生”,文学和旅行的连接,存在着千难万险,但中国的文学家、历史学家、诗人都是“行万里路”的实践者,都是笃信“长安何处在,只在马蹄下”的旅行家;我这里只举三个人做例子,一个是司马迁,一个是李白,一个是徐霞客,想一想,没有旅行,他们能写什么?他们还可能是文学史上难以逾越的三座奇峰吗?其实,可以这么说,古代中国的诗人和作家,很多人都是旅行家,如果没有旅行,就没有以《诗经》为开端的诗词歌赋,也没有以唐宋传奇和明清话本为标志的中国叙事文学。但是,在当代,在21世纪,旅行和文学的关系已经完全改变,不但“行万里路”轻而易举,今天如果还有作家和诗人想拒绝行万里路,都非常困难,因为旅行不仅已经大众化,而且成了和睡觉吃饭一样的普通事,旅行和写作已经被21世纪化,现在到书店去看看,到网络上去看看,还有哪一本书,哪一种写作和旅行没关系?可以说,在今天,不管你是不是被认可的大牌诗人,还是“业余”爱写诗的文青级别的诗人,也不管你是不是得了某种奖的著名作家,还是埋名隐姓在网络上拼一把的写手,还有哪个人的文字和旅行没关系?哪个人没有资格当一个旅行家?何况,网络文化正在把20世纪的文化民主化推向一个新的历史阶段——一个理论上人人都可以写作,人人都可以发表作品,而且,实际上也是写作(文学写作,新闻写作,历史写作,理论写作等各类写作)被千千万万“小编”“小民”用他们的笔杆子常态化、普及化和去神圣化的新历史阶段。在这种形势里,我们该怎么面对,怎么思考写作和旅行的关系,是不是一个问题?

——“我的气质……不能告诉你。”

图片 3

我觉得是一个问题。

令人眼红的高薪的背后,往往意味着更大的压力,尤其是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节奏快,竞争压力大,熬夜加班更是司空见惯

不过,我想先从另一个话题进入讨论。

演员翟天临接受澎湃新闻采访

也许你不曾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但是你应该见过深圳凌晨三点寂寞的霓虹,见过清晨五点的第一抹阳光

我从事文学写作和文学批评已经五十年了。在前四十年,文学和写作的意义,对于我,总体来说是清楚的,虽然一路上磕磕绊绊,有过失望和迷惘,可是没有觉得自己糊涂过;最近十几年不一样了,我觉得自己开始有些糊涂。因为对于我,文学和写作的意义成了问题,而这问题,其实又是从从更大的问题派生出来的。那么,这更大的问题是什么?是消费主义对社会生活的统治,包括对文化生活的统治——消费主义不是新东西,二百多年来,左派右派都有过很多讨论,我想这里没必要重述,在这里我所关心的,是消费主义和文学的关系。我认为正是消费主义在20世纪的特殊发展,文学发生了深刻的改变。在20世纪,看到好莱坞怎么样把电影艺术的创作,变成一种商品生产,有人提出了“电影工业”这个概念——电影不再是艺术家创作出来的,而是像其他商品一样,是生产出来的,有投入,有产出,有公司组织,有资本操作,和衣帽鞋袜的生产大同小异。不过,那时候的作家和批评家似乎没有想到,或者不太相信,不只是电影,文学,特别是小说,也可以“生产”。但今天的现实正是:文学不仅已经是商品,而且“文学工业”也已经出现——小说写作被公司化,产销一条龙,这已经是现实。这当然是文化研究的一个好题目,但是我在这里关心的,是“文学工业”对小说写作的具体影响,是小说写作的性质和形态,在今天有了什么具体的改变。

甚至采访已经开始了十分钟,他突然打断,向记者道歉说能不能从第一个问题重新开始,因为“刚才有点没睡醒,说得不好”。准备好的采访提纲大部分偃旗息鼓只能停留在纸上,但在他愿意停留的话题上,可以有百无禁忌的提问。是“任性”的过招对手。

毕竟在深圳混,谁不是一边怕猝死,一边拼着命......

图片 4

图片 5

▲ 文学的大批量生产

《心术》中翟天临(左)饰演的郑艾平医生被观众亲切称为“平平”

“最晚的一次,是加班到凌晨五点半,前一天下午四点多说的项目,第二天早上就要PPT,加完班以后,伸着懒腰眺望窗外,发现太阳已经出来了,于是去楼下711,吃了碗车仔面,喝了杯豆浆,上楼继续工作”

改变是明显的,我想举出这些改变中,我最重视的两类。第一类,我认为是消费主义型的写作。作家把小说当做商品,写出来卖钱,自觉为某种精神消费写作,也不是新鲜事,二百多年一直存在。但是,在“文学工业”时代,这种消费主义型写作具有了历史上从来没有的规模,尤其在当代中国,不过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其规模已经大到可以由这个工业来定义什么是好的写作,什么是好的文学。这也不奇怪,中国从来就是小资产阶级的汪洋大海,还有我过去几次提醒批评界注意的新兴小市民阶级,也是汪洋大海,消费主义型的文学生产获得了这两个庞大的社会群体的支持,规模正在以更惊人的速度在扩大,在未来,他们对文学意义的影响,也将会更大。写什么书才有意义,读什么书才有意义,文学工业会不断提醒作家和读者,也会不断努力控制作家和读者,正如今天好莱坞在努力定义什么是好电影一样。

翟天临也让观众感受过这种“任性”。2012年《心术》播出, “阿拉平平”在无数观众心里植根。在这之后,他转身去读硕士,一年没接戏。一年之后,深入人心的“平平”接了古装剧《兰陵王》。剧集刚热播,转身又去读博了,2014年入学成为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博士。

广告行业加班本来就严重,动辄就到凌晨,咖姐是我见过的加班最疯狂的一个,才毕业一年多的小姑娘,已经熬出了最华丽的黑眼圈

那么,有没有不同于消费型写作,甚至能够和这类写作相抗衡的另一种写作?

读博期间,大约有两年时间,他没有主演过比较主流的电视剧,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他总听到“翟天临去哪儿了?翟天临为什么不演戏了?”之类的问题。今年夏天,与而立之年的生日一同到来的,是博士毕业。

当问到,为什么要如此拼命的时候,咖姐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我觉得有,那就是我想提出的第二类写作,自我认知型的写作。什么是自我认知型的写作?这和“自我”概念在近十年的迅速普及有很大关系,自我今天已经成为使用频率最高的概念,而且成为在教育和文化领域成为指导性的概念,由此,我们可以观察到一种精致的自我主义的思潮正在形成,甚至开始泛滥。回到文学写作,我认为自我的概念对文学写作的影响也是巨大的,这种影响最早在九十年代盛行一时的“个人化写作”里,已经初见端倪。再后来,虽然迅速变化的形势使得文学写作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由于生活于二十一世纪的几代青年人,都不得不面对个人生存和社会变化之间的严重矛盾,孤独问题,成长问题,价值选择问题,都不能不和自我相关。由此,很自然的,“自我”在文学写作中,或隐或现成为了一个深藏在作品深层的内核。主题、题材、形式、风格可能有种种不同,不过,我觉得很多写作其实都可归纳在自我认知型的写作里;由于有几代青年人都试图通过文学来解决自我认知问题,这类写作虽然远没有消费主义型写作那样的规模和声势,但仍然是目前文学地图里最值得关注的一个写作潮流。

“大四下半学期,大家为实习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我每天在爸爸的小破公司里喝喝茶上上网,悠哉游哉,可是某一刻,就很厌倦这种生活,立刻打包行李,从四五线的小城市来到了深圳

在当前的文学风景里,还有没有别的风景?当然有。不过,就影响而论,我觉得以上这两个文学现象是最值得注意。

翟博士

刚来深圳的时候,真可谓满腔热血,觉得自己什么苦都能吃,拿着3.5k的实习工资,像打鸡血一样工作,每天六点多起床,从民治转几班地铁到南山上班,然后晚上运气好还能赶上末班地铁回家,就格外开心

如果今天听我演讲的人比较仔细,大概已经听出,我对以上两个文学潮流是不赞成的,是持批评态度的。为什么我不赞成?这就引出我今天这个演讲的主题:我想放在最后说。什么主题?那就是:我们的作家如果真的热爱文学,尊重文学,那就需要注意思想的旅行。什么是思想的旅行?我以为,这首先要对文学工业有所警惕,对自我的迷恋有所警惕,要思想解放,要更自由地思想,对文学应该有更大的追求。最近这些年,我常常琢磨,到底什么是文学的最高境界?为此我回过头重新检视文学史,特别是反复阅读了曹雪芹、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我的心得是:文学是各种各样的,好的文学也是各种各样的,但是文学达到最高境界的时候,文学其实是一种思想形式。也许我们不应该,也不可能完全认同曹雪芹、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这三个作家的思想,但是,就他们对自己的时代所做的思考而言,他们都是了不起的思想家——他们为自己的时代最困难、最困惑的很多大问题,都尽己所能,贡献了自己的思想,这些思想激励了鼓舞了千千万万人,直到今天。我想,当我们思考什么是最好的文学的时候,应该想到这三个人,应该从中受到启发,让我们的写作也充满了思想——那种激励别人思想的思想。

翟天临不喜欢纠缠在读博这个问题上,尽管在国内演员阵容里,这个学历挺少见的。“前几天我看了一个视频,说这个世界是产生于误解之上的,我觉得有道理,我身上有太多的误解。比如说,通过我读到博士,觉得我是个学究型的演员。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

后来也许是在陌生的城市觉得孤独,某天下班在路边买了一只可爱的小金毛,想着这样晚上回到家还能有个伴儿

图片 6

这种误解,很大程度来自这一两年他展露的能力。因为《白鹿原》和《军师联盟》,这一两年他的生活热闹起来,采访、关注不断。一连两部戏,翟天临都贡献了出色的表演,为白孝文一角先增肥,再减肥,被家族压抑的长子,被严父逼疯释放人性之恶的孽子,一度令人觉得他就成长于那个原上。《军师联盟》中一场杨修赴死前与司马懿的对话,翟天临临时用上开拍前和吴秀波闲聊时的感慨,“那时走与此时走,有何不同?”,说完这句台词,和司马懿争斗半生后,杨修的生死思量重如千金又轻如片羽。

结果刚买了一周的小狗,就得了细小,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给狗狗治病,但病情依旧没有好转,医生都说让放弃吧,可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怎么能这么快就放弃!于是,来深圳以后再也没有开口向家里要过一毛钱的自己第一次开口问家里要钱,但家人听说狗狗得了细小,而且已经花了那么多钱的时候开始劝我放弃......

▲ 曹雪芹、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

最后的几天,我一直陪着小狗,直到它死去,晚上我抱着它找了个地方埋了,回来的路上一边走一遍一边放声大哭,总觉得,我要是没有买它,它就不会死

如果要真的这样做,那首先就是让自己的思想有辽阔的空间。不只是以往那些我们熟悉的文学里的思想,而是关心历史上所有发生过的思想,还有当今我们生活于其中的这个现实世界里各种思想,然后以我们的笔和写作,参与其中,也去思想。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剧照,翟天临饰演杨修

从那天起,我就下定决心要好好挣钱,不为别的,就是希望自己可以过的从容一点,这辈子真的不希望自已再遇到因为钱的事情而无能为力!”

我的演讲完了,想说的就是这些,谢谢大家。

对于“误解”,翟天临挺在意。他抱怨过有观众不懂《白鹿原》,曾说“你怎么演了个农村戏”,但他觉得这也不是观众水平不够,“我理解。所以我要改变我自己,能够让他们看到不一样的我,努力赶紧多拍一些不同的戏。从出道到现在,我从没重复演过任何相同的角色,符合不同受教育层次的,我都在尝试。”这些尝试,带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

当问到这么拼命,真的就不害怕猝死么?

图片 7

咖姐很无所谓的说:我还这么年轻,轮不到我的!

《无名指》

《白鹿原》剧照,翟天临饰演白孝文

图片 8

李陀 著

拍摄《白鹿原》时,他和饰演鹿兆鹏的雷佳音还没有今天这般的人气,两人都觉得自己不是市场上受欢迎的那种演员,于是互相吹捧打气,甚至开始幻想组成“天雷兄弟”,去唱歌跳舞,转战幕后开公司,签小鲜肉。雷佳音比较悲观,翟天临不,再失望他也不会不演戏,“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个行业做到头了。只要还有戏拍,就需要有塑造能力的人,而我是这个行业里的佼佼者。”他认可雷佳音曾说的一句话,“我要是个厨子,只要会做饭,我永远饿不死。”

图片 9

活字策划

就像这个朴实的观点,能力逐渐给翟天临越发多的安全感,这种对自我认可和安全感的填充,他承认,很大程度是和童年相关。说起来,翟天临也算童星,15岁就凭借杜琪峰电影《少年往事》入围台湾金马奖。

小布的是学药剂学的,在某个药厂做质量研究员,曾经一度很羡慕他的生活,据说早上七点半上班,下午四点半下班,有单人间的豪华宿舍,从来没有体验过深圳早晚高峰地铁的拥挤

中信出版·大方 | 2018年8月

直到入职几天后他失联了,从此再也没有消息了.......

这是一部从心理医生的视角探测世界的小说。海归心理学博士杨博奇,为了从“内部”理解人的秘密,回国后在北京以心理医生为业。一夜暴富的老板金兆山、蝇营狗苟的公务员王颐、为不会说黄段子而苦恼的白领胡大乐、最终选择出家的“爱因斯坦+林徽因”奇女子苒苒……“病人们”一一登场,他们与杨博奇在各不相同的领域——性、婚姻、股市、心理分析、宗教等——反复突进却又无从逾越,在漂浮的都市,他们能否寻找到生活的出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少年往事》剧照

来深圳一年多,加班是家常便饭,加班最严重是什么样的呢?差不多三天没合眼,那时候赶一个新项目,每天都要不停的做实验,写实验报告,因为有的实验反应需要一段时间,干脆就定闹钟睡在实验室,半夜测量指标、观察反应、接着写报告......如此反复好几天,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责任编辑:

“我的童年,是个非常特别的童年,回忆起来觉得挺酷的。”翟天临不避讳童年影响。用酷来形容,大约是一个成年人对童年自己最大的安抚,8岁到14岁,他和父母在日本度过刚开窍的青春期,但更多的时候,是他一个人在家,一个人在路上走,走着走着会看路上的画廊,路上的时装店,也知道当时刚兴起的山本耀司、三宅一生。

“别人白天工作我工作,别人晚上睡觉我工作。不好意思,我热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夜晚,正是我赶超马化腾,追平王健林的时间,睡觉?不存在的!”

“我常常说对于人的理解离不开一个人走过的路,遇到的人和读过的书,走过的路对我而言是最铸就我跟别人不一样的。”一个人走在日本,再一个人走在青岛,一个人去了北京。

问他为什么如此拼命,他说自己非名校研究生毕业,本就比同龄人少了几年工作经验,看着之前的朋友都升职加薪,有的小孩都上幼儿园了,而自己马上就30岁了,到现在还一事无成,慌的一批!

有段时间,他会在采访里谈论孤独的话题,在几部戏中已经证明,无论何时回来演戏,他还是能得到认可后,他想明白这个事,总结起来是一句话,“孤独是每个人活在世上的属性。”

他有一个女朋友,是研究生同学,比他大一岁,在广州上班。姑娘家境不错,所以他说,他更要努力,不说让姑娘跟着他享福吧,至少也不能让人家吃苦不是!自己现在一无所有,拿什么娶姑娘?就算姑娘愿意,他自己也过不了心里那个砍,但是也不能一直让姑娘等下去,所以他就要更努力!!

“有了想守护一生的人,突然就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有了归属感,每次想想两个人的以后,再累也会觉得无所谓”

《买定离手我爱你》海报

”努力的年轻人,上帝不仅会眷顾他们,还会带走他们,这么熬夜你真的不怕么?“我忍不住调侃他”

【对话】

他说,目前自己头发不算茂密,但也不至于谢顶;胃口极好,不怕吃不下,只怕吃不饱,怎么看都和猝死不沾边呀!

“人最难的就是自知”

图片 10

澎湃新闻:为什么会选择《买定离手我爱你》听起来这么时髦年轻化的剧本?

“每次游戏上线的前几个月,都要没日没夜的加班,熬夜最晚的时候?好像是连轴转吧,公司里有胶囊公寓,要是实在觉得累到不行,就去躺一会儿,醒了继续工作,大概有四五天没回家吧,每天睡四五个小时左右,后来加完班,整个人都馊了,哈哈哈......”

翟天临:大家以前对我的感觉是什么?老气横秋?只演国剧?我是个1987年出生的演员,可能拍了《白鹿原》和《军师联盟》,大家认为我是个只演这么厚重的戏的人,但其实在这之前,我演了很多年轻向的戏。这种误解,我不知道从哪儿来的。

懂小姐是一个精致的都市女孩,就算平时工作再忙,她的妆容总是精致而整洁的

这个是国内首次讲时尚领域的事情,编剧张巍,我们合作了四次,这是个非常专业的剧本,并不是讲奢饰品特别恶俗的东西,非常踏踏实实讲时尚的。比如说一件衣服是怎么做出来的,从画图到制版,然后到成衣。我特别希望通过这个戏,让看了的朋友理解,不要认为时尚跟奢侈品常常是联系在一起的。其实时尚不一定花多少钱,而是你真的可以通过搭配,让自己美起来,跟审美有关。

我问她,作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

另外一点,我确实也时尚,适合这个戏啊。我很在意说,每次我出现的时候,给别人一个怎样的感觉,我觉得这方面,我还是时刻要求自己的。我要演一个设计师,从圣马丁毕业,我觉得张巍老师看中了我身上的某种气质,可能在塑造层面不用做太多,我自己的气质是他比较需要的。

她很矫情的说:“因为我喜欢的东西都很贵,我想去的地方都很远,我爱的人超完美”

澎湃新闻:那你的气质是什么?

我:enn......

翟天临:我自己的气质不能告诉你。我一直在努力保护我自己,我不太希望大家通过采访,看到非常真实的我。其实我也比较羞涩,镜头对着我,能看到真正的我吗?完全就是我自己吗?我觉得任何人都做不到。我觉得我还挺实在的。

"其实人人都想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们总有还不完的信用卡和蚂蚁花呗,所以注定放不下手机,关不掉电脑,丢不了工作。

澎湃新闻:你有认识到真正的自己吗?

而且深圳从来都不缺人,有那么多优秀的人和你竞争,他们往往比你年轻、比你优秀还比你更努力所以我时刻都充满了恐慌感,觉得今天不努力明天就可能被那个坐在角落新来的实习生超越,更别提什么空降的领导层了。

翟天临:我常常觉得,我们演戏是对一个人的认知,人性的认知,而对人性的认知,又离不开对自我的认知,而人最难的就是自知。我们常常说,我们演戏的时候,喜欢跟别人说话,其实并不是,人80%是在跟自我交流的。我们常常跟自我交流,却最不了解自己,有的时候,我们突然的一个念想或者决定,让我们自己都想不到,噢,原来我还能做成这样。

也有心情特别差的时候,想辞职,想过换一个行业,可是又开始觉得我除了做这些又能够做什么?这个行业有时候会加班很晚,但是因为喜欢呀,就不会觉得累了呀。

你看我这又开始抱怨了,我想总有一天我会很骄傲的说到,你看,曾经你们认为我很差的我,现在那么优秀了。”

《买定离手我爱你》人物海报

谈到猝死这个问题,懂小姐说,每次看见猝死的新闻,自己心里总是默默发誓,从明天起再也不熬夜了,但是新的工作到来,还是会一样乐呵呵的熬夜加班

澎湃新闻:所以喜欢这个剧的原因是,跟你自己关注时尚有关系?

图片 11

翟天临:张巍的作品,常常具有一些女性独立主义的色彩在里面。这个戏最后讲的是女性的生存观和事业观。我是个非常尊重女性的人,他跟我之前所有的塑造角色,都不是特别的一样,专业度不一样。

图片 12

我们职场剧常常套在一个情感戏的内核里边,这个戏不一样,能够从这么多的现代戏里面,我挑中这个本子,就是看中了它独有的专业性。

“你见过不用加班的设计师?非要问我加班最久的一次?不好意思估计是下一次吧!”

澎湃新闻:你对时尚挺有研究的?

关于设计师,椰子给我转发了一个知乎回答,说看了这个就明白了:

翟天临:我小时候,在日本读书的时候,第一次接触了各种,那种大的几何剪裁,那个时候正好是日本设计师,像山本耀司、三宅一生,他们崛起的时候。从那开始,我就对于适合亚洲人时尚的东西特别的在意。后来慢慢接触到欧美时尚的时候,我发现又不一样,像当时迪奥的John Galliano还有Raf Simons,不同的设计师给到的衣服风格,都是他自己独有的,对于世界和审美的看法。还有一些是通过设计师的人生追求而喜欢他们的设计,像圣罗兰、迪奥这种无种族歧视的立场。这个东西其实是潜移默化的,没有理论上的东西。

上联:一天晚上两个甲方三更半夜四处催图只好周五加班到周六早上七点画好八点传完九点上床睡觉十分痛苦。

澎湃新闻:你刚说这部剧讲的是女性职场,你在这个角色里的作用是什么?

下联:十点才过九分甲方八个短信七个电话居然要六处调整加五张图纸四小时交三个文本两天周末只睡一个小时。

翟天临:懂得欣赏女性,并且懂得欣赏正在创业中的女性,从无到有的一种帮助。我觉得,很多男性应该做到这一点,特别是在当下的中国。以前有很多社会风气,会让某些地区大男子主义。我觉得男性反而应该敞开他们的心胸,懂得欣赏你身边女性某一方面长处,最后能帮助她成功,这样才是真正的绅士应该做到的事情。

横批:用原来的 不知出处。

白鹿原上的“天雷兄弟”

椰子姑娘也刚刚毕业一年,仔细一回想,好像没有过过几个完整的周末,24小时随时待命,一个电话就开始工作状态,经常出差,昨天晚上还在深圳和你吐槽客户,明天晚上就可能在北京和你吐槽老板了!

澎湃新闻:很多人实际上还是对你的选择好奇,一路都是拍完戏选择回去读书,两次,有人在旁边说可惜吗?

她说,小时候,觉得自己的未来一定会闪闪发光,但是等长大以后,却发现当我们自己开始生活时,又有有太多的事情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简单,不能随自己的心愿。在被现实打败了那么多次以后,才发现我无法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更无法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翟天临:每一个选择,不管是事业的、爱情的、人生道路观念岔口的选择,都应该为自己负责。对和错如何去理解,即便我们做了错的选择,不也依然是值得的吗?因为这是我们做出的选择。我觉得,做我们这行,有特别得意的时候,有特别失意的时候,心还是要安静一点。如果在我失意的时候,我看的都是别人在山顶如何得意,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也很毫无意义。你站在山顶,如果看到下面的人在往上走,你有时候还更羡慕他们。

椰子自己不是很满意现在的状态,所以加班之余,她会抽出一部分时间学习,她说她想出国,所以最近在准备雅思考试,经常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她想系统的学习建筑设计,而不是日复一日的改着没有灵魂的图纸

所以这行啊,永远没有最好。有时候即便做到最好了,也是一件挺没劲的事情。我不明白,已经做到像马龙·白兰度那样了,他已经站在全世界的演技之巅了,可是你看他幸福吗?如果你永远都处在一个自我进步的过程当中,那才是最幸福的。你今天比昨天进步了,就应该觉得很值得。

她说,总有一日,她会设计出最牛逼的建筑,然后名垂青史!!

澎湃新闻:既然不觉得失意怎么样,那你觉得这个过程里最惧怕什么?

她说她不怕猝死,比起猝死,她更怕自己一生碌碌无为的活着

翟天临:我最害怕的一件事,特别简单,观众不需要我了,因为表演必须要是有观众的。观众对我而言是最重要的。

图片 13

澎湃新闻:之前采访过一个和你一样演过戏的演员,说曾有过对这个职业的绝望,就是在《白鹿原》没播时候……

工作固然重要,但是生活也不能辜负

翟天临:雷佳音吧?一猜就是他……被我猜中了吧,雷佳音你这个失败的人儿啊哈哈哈哈!

工作之余,给自己一段轻松的时光,你会发现,阳光竟然如此明媚,天也如此蔚蓝,车流涌动的街头竟然如此繁华,树上叽叽喳喳的小鸟、街头麻辣烫的香味,还有家里那盏为你亮着的灯,这个世界,除了工作,原来还有这么优美的风景、这么美味的食物,这么有趣的生活!

其实我还好,在农村的状态,我只陷入恐慌,可是我从来没有觉得说,这行做到头了。为什么?因为没得选择。我常常跟雷佳音在屋里聊天,我们当时在想,那两年的市场,并不是我和雷佳音这种演员,非常能得到认可的市场。我们很痛苦,我们追求的艺术准则,是否还能适应于那个时候的行业。他当时比较悲观,我说如果不行,我们俩就唱歌跳舞去,所有的演员都在综艺里边唱歌跳舞,我们俩可以组一个组合,叫“天雷兄弟”。然后我们俩开一个公司,转战幕后,签各种小鲜肉,名字也叫天雷兄弟公司。

而这样的世界,是醉心于工作的人看不到的。

很可惜。现在我们已经被民间推崇另有各自的男团了,我还问他,你是要抛弃我了吗!我们两个一起在原上待了九个月,建立了非常好的革命友谊,那个时候真的是互相鼓励撑过来的。

所以别让自己死在办公桌上,那真是世界上最憋屈的一种死法了

#互动话题#

《白鹿原》翟天临工作照

你最晚加班到几点?为什么加班?

澎湃新闻:互相怎么鼓励?

咱们评论区见

翟天临:我说,“你平时还能看看书,我觉得你真是能行的,能行的。”然后他那边是,“天临,唉你别说啊,演戏有一套,可以可以可以”,就互相吹捧。很幸运的是,都坚持过来了,起码没组成天雷兄弟唱歌跳舞去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不做演员了,只要中国还有戏拍,它就需要有塑造能力的人,而我是这个行业里的佼佼者。

素材来源 | 摄图网、达人说原创

“当我失去一切的时候,起码让我保留自信”

转载请申请授权,否则视为侵权

澎湃新闻:市场里可能一段时间,它会有一个类型,很多剧,你会跟着潮流吗?这样很容易选到无趣的本子。

1592008022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翟天临:我选戏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能够贴合老百姓的生活,贴合我们身边人的生活。过于悬浮真的不行,我也尝试过,确实很难达到要求。说白了,我仅仅是为了最普通的人演戏,为了每一个跟我在生活中进行深入聊天的人演戏。并不是为了一些别的,流量之类的,我觉得挺没劲。所以你们看我接的戏,都希望能够通过某一个戏,让大家关注到某一个团体或者是社会现象,虽然不一定每次都能做到。比如历史题材,也是我们从小读的名著,每个人都读三国,《白鹿原》是茅盾文学奖的作品,有非常经典的人物形象,有文字的力量,有文字的审美。

责任编辑:

澎湃新闻:到现在你还有职业困惑吗?

翟天临:职业困惑是永远伴随着的,因为人总是需要精进的,所以自己给自己提出问题、解决问题,30岁和50岁其实都一样,每个人都会给自己提问,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你每天都在跟自己交流的时候,想你下一顿吃什么的时候,你已经在给自己提问了。

澎湃新闻:很多演员最大的焦虑在于被选择感,你有这个感受吗?

翟天临:这一点不是在于我们年轻演员身上,老演员、老艺术家,他们也有这种焦虑,每个人都面临被选择,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有什么好焦虑的呢?除非不自信。如果你足够自信的话,为什么你会认为别人不需要你?当你产生这种恐慌的时候,不应该人间不值得,应该是好好去精进自己,让自己更能够被更多的人所需要吧,向上一点,积极一点。

澎湃新闻:你是比较自信的人。

翟天临:还行吧我觉得。如果有一天我连自信都没了,我就一无所有了。我跟雷佳音,包括曾经非常痛苦的这些演员们,难道不是靠自信撑过来的吗?难道是靠一口气嘛?是觉得自己能够做到,相信自己。当我失去一切的时候,起码能让我保留我的自信,等我哪天说,我做演员的,连自信都没有的时候,我真的就一无所有。

澎湃新闻:可能有些人性格就不是自信的。

翟天临:其实不是,我觉得这个对于表演者而言,自信是必不可少的。这是你作为一个表演者,这个职业里面必不可少的基础,和实力无关。我刚刚上表演课的时候,还没开始学的时候,第一节课老师就告诉我,你们应该自信,首先把自信拿出来,你们不怯场,在台上能够展示自己的时候,那你才能够放松的表演。这是我的职业基本的一个要求。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剧照,翟天临和吴秀波

“不用那么急,干嘛非要迎合市场”

澎湃新闻:你微博里写过,把演戏比作一种修行,怎么讲?

翟天临:是因为爱。演戏演到最后,传达的是自己的世界观,对世界的态度。不管你演的是好的还是坏的。你看迪卡普里奥曾经在《八恶人》里面演了一个极其极其极其讨厌的人,可他是为了衬托世界的美是什么样子。当你足够自信的话,没有好角色、坏角色的区别。

澎湃新闻:在《军师联盟》里面,你把和吴秀波的私下讨论放进了台词,这算是角色对你的改变吗?

翟天临:个人有时候对于世界的一些看法,有机会融进了角色里面,把它表现出来而已,这是做演员最幸福的事。有时候,你分不清你是何角色,才会产生这种思考,你借了这个角色的壳,思考了一个问题,就把它演出来了,杨修的世界观反正历史记载了,杨修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会不会说这句话我不知道。这场戏对不对?我们也不知道。只是我在表达。

澎湃新闻:这是你认为好演员的标准之一吗?

翟天临:好演员和其他演员的本质不同在于哪?在于“理解”,就是两个字,它涵盖了好演员和其他所有的一切人。干这行的不同,就是理解。

澎湃新闻: 比如说你演了一部都市剧,现在的观众可能会觉得,你是都市演员,演了《白鹿原》,一些人会说,你怎么演个农村戏。他们可能是同一批观众。你也去理解吗?

翟天临:我理解。所以我要改变我自己,让他们看到不一样的我。他们可能没有看《心术》,只看了《白鹿原》,认为翟天临是这样的。那么我就努力赶紧多拍一些不同的戏。我们不能要求观众太多,我们需要的是观众,就要改变自己,去迎合观众。

澎湃新闻:入行这么多年,依然对演戏保留纯粹的心吗?

翟天临:做演员什么时候纯粹?有演员说哇塞,我不忘初心,我天生是做表演的。挺好听的,可是我要这么回答你吗?没有哪个演员特别纯粹。只有从职业角度来讲,首先你要敬业,然后热爱观众,对自己有要求。

我们又回归了一个老问题,就是说我到什么时候我学完了,再来演,大家照样会喜欢看我的戏。还是雷佳音说过一句话,他说,“唉呀我要是个厨子,我会做饭,我永远饿不死”。这话我觉得挺实在的,我干嘛要害怕呀,干嘛非要迎合市场?遇到我想拍的,我就拍,我拍好它,就是不用那么急。

《白鹿原》剧照

“汝欲学诗,功夫在诗外”

澎湃新闻:对大家那么宽容,那你自己生活里看国产剧,会有骂烂剧的时候吗?可能你是行里人,理解会更多?

翟天临:那当然有了!你也有吧。你为什么要求我不能这么想?

澎湃新闻:那时候你心里的感受是什么?

翟天临:千万别哪天让人这么说自己。我除了能改变自己,我还能改变什么?就是自己能够有点责任感,或者起码对于审美的要求。

澎湃新闻:看到烂剧的时候,会忧心吗?

翟天临:我不担忧,因为依然有人在坚持拍好剧。不好的东西我根本不去讨论,讨论它有什么意义呢?

澎湃新闻:博士毕业之后,进组拍戏,看书的频率有降低吗?

翟天临:我觉得看书是一种缘分。书在我这就跟电影一样,分好看和不好看。我看书并不多,不是特别喜欢一个人总以文化人自居,我也不太喜欢装有文化的人。有的时候我去看电影,就是觉得它好看和不好看来讲,它是不好看的,我也很难说它好看,不论它有什么样的文化内涵,不好看就是不好看。我去看电影,我就要看讲故事,故事要是都看不懂,我看它干嘛,我倒不如去看一个风光片。对不对?

澎湃新闻:有没有最近看的书可以聊聊的,或者说你觉得印象深刻的书。

翟天临:一个布拉格的作家写了一本书(赫拉巴尔的作品《过于喧嚣的孤独》),说他平时是一个做压碎机碎书的工作的,可是他却能够在回收工作当中,去找到自己,并且开始写书,我觉得这还挺有意思的。最近可能看的经济学上面的比较多,还有一本书叫《说谎者的扑克牌》,我觉得可以,大家可以看一下。

对于我们演员而言,你只看情感类小说那可不行,“汝欲学诗,功夫在诗外”,我觉得尽量打开自己读书的宽度。这可能是咱今天聊的最有意义的一句话。

9月6日的#翟男语录#

作者:澎湃新闻 杨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澳洲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发布于都市,转载请注明出处:思想的旅行,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为2.27小时

关键词:

澳洲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身旁的七个女旅客也在

原标题:单田芳走了,我很怀念他 原标题:免费领丨泰戈尔诗选:用诗歌治愈苦痛,用美好抚慰消极的你 原标题:什...

详细>>

华农兄弟的视频内容逻辑清晰,在人漫长的一生

原标题:再过几天,这只有1.5小时的音乐会将让整个深圳都安静下来…… 原标题:中国人谈之色变的话题,日本人拍...

详细>>

网络作家群体中百分之七十是年龄在40岁以下的青

原标题:网络作家:新生代的青岛洋酒军(军事学新生代) 原标题:童年读书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原标题:古代人劝酒...

详细>>

澳洲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不过后期越写越长,喜

问题: 倪匡《六指琴魔》创作时间? 问题: 现在看小说的人,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不看金庸、古龙、黄易、温瑞安...

详细>>